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临朝凤帝》凤临天下之帝后难为 娘受 临朝凤帝紧缚

更新时间:2020-02-14 12:23:56

《临朝凤帝》凤临天下之帝后难为 娘受 临朝凤帝紧缚 连载中

《临朝凤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米修之家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白玄,阿茶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临朝凤帝》的小说,是作者米修之家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婉婷代替她爹爹来参加婚礼,如今情有独钟的看着白玄,脸中漏出喜羊羊的笑容。 白玄与宫冰夜越打越激烈,白玄听见冷紫雪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婉婷代替她爹爹来参加婚礼,如今情有独钟的看着白玄,脸中漏出喜羊羊的笑容。

白玄与宫冰夜越打越激烈,白玄听见冷紫雪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在打斗过程中分了心,让宫冰夜伤了一掌。

白玄也用尽全力将宫冰夜打伤,宫冰夜因为嫌弃冷紫雪的哭声向冷紫雪攻去。

当他看到冷紫雪时顿时傻了眼,怪不得白玄会护着冷紫雪,原来他早已经找到了她。

原来她还活着,他也日日夜夜在思念她,如今却不曾想她还活着。

白玄趁宫冰夜不备之时向他的心脏狠狠一掌,宫冰夜的心脏长在右边。

这也是他的弱点,而这个只有白玄知道,宫冰夜受了重重的伤,无奈他只好带着他的手下逃了。

白玄飞了下来蹲在了冷紫雪身边。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他。”

冷紫雪心里知道此事与白玄没有关系,她抬头看了一眼所有人,月痕有阿茶,白玄有师妹。

而为什么她的命运却如此曲折坎坷,她也想拥有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可是,可是上天总是折磨着她的身心,如今的冷紫雪是万念俱灰。

她用力抱起了叶修的尸体向山上走去,所有人都跟随在后面,白玄的心更痛。

冷紫雪将叶修尸体放入悬崖边,所有人以为她会埋葬了他,白玄走了过去。

“雪儿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你很愧疚,让我们一起把他埋了吧!”

冷紫雪突然笑了笑。

“错的不是人生,是最初的选择,我本以为月痕是我今生最爱,我付出真诚,可是却换来的是背叛。”

“当我转过身发现了默默守候我之人,可是他却被我连累致死。”

“上天总是和我一次一次开着玩笑,我一直期待,却一直失去。”

“弟弟离我而去,如今唯一的亲人也离我而去,白玄你知道吗?这种痛,这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

白玄心中叹了一口气。

“我怎么能不懂,如今我也在你身边默默守候,你转个身是否能看见我。”

月痕听着冷紫雪的话心中也是如万箭穿心一般,是他将这一切造就成这样的。

就算他将江山还给冷紫雪,可是也回不到最初了,婉婷看着白玄如此心疼冷紫雪心中倒是有些生气。

“你男人死了却要这么多人一起陪你在这里瞎哭耗子假慈悲。”

婉婷在哪里轻声嘀咕着,阿茶看了一眼月痕,月痕的脸色也极为难看。

冷紫雪抱着叶修尸体静静地坐着,白玄蹲在旁边守护在冷紫雪身边。

潇霓裳看了一眼白玄,生气的转过身走了,冷紫雪为了别的男人哭的撕心裂肺。

而她想不明白白玄却像个电灯泡一样的守在冷紫雪身边一动不动,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比冷紫雪差。

不管是武功还是样貌都在冷紫雪之上,而他师兄白玄心里眼里却只有冷紫雪。

生了一会闷气的潇霓裳又赶了回来,冷紫雪抱起叶修向悬崖边走去。

她真的是万念俱灰,如今没有了任何亲人朋友,同时也没有了生的欲望。

白玄喊了一声。

“雪儿你要干什么?”

冷紫雪转过身笑了笑。

“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月痕也很紧张。

“雪儿你别做傻事,我做错了事愿意用一切弥补。”

冷紫雪没有在言语直接抱着叶修尸体跳了下去,白玄也跟随着跳了下去。

阿茶拉住了月痕,潇霓裳用内力将白玄拉了上来,同时点燃了师父给她的忘情幽魂灯。

这是他们师父下山后偷偷交给潇霓裳,怕白玄又犯百年前所犯的错误。

阿茶拉着月痕回了宫,如今宫冰夜与二宫主都受伤闭关养伤了,他们门派也在这江湖中又消失了。

潇霓裳带着白玄也回了师门,月痕回到宫中后夜夜买醉,嘴中一直喊着雪儿。

阿茶心里也总是疼痛,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让他深爱的男子却夜夜思念。

阿茶的丫鬟是阿茶从家乡带来的,丫鬟看着阿茶为月痕日日憔悴。

也是心疼不已。

“小姐,你已经过了出嫁年龄,如今皇上还没有娶你之意,你不能再等,不如你生米煮成熟饭,皇上自然会娶了你。”

阿茶叹了一口气。

“果果你说如果这样做了月痕哥哥会不会怪我。”

“不会的小姐,小姐与皇上青梅竹马本来就是天造地设一对。”

阿茶思绪了一会。

“果果今晚你在皇上酒壶中放点药。”

果果开心的点了点头。

“小姐放心”

今夜的月痕又喝的醉汹汹的,阿茶走了过去,月痕将阿茶看成了冷紫雪。

将她一把拥入怀抱中。

“雪儿,雪儿我好想你。”

阿茶听着月痕的呼唤心中很是难受,她将月痕带入房间中,脱去了月痕的衣服。

清晨阿茶醒了过来,轻轻睁开眼睛对着月痕笑了笑。

“月哥哥你也醒了”

月痕思绪着昨夜发生的事,将阿茶一把推开。

“你给我下了药,你为什么这么做?”

阿茶委屈的哭了起来。

“月哥哥你是知道我有多爱你的,可是如今我已经过了出嫁年龄。”

“而你也一直未娶我,我发过誓今生除了你我谁也不嫁,冷紫雪已经死了一年多了。”

“这段日子是我一直陪着你,可是你都没正眼瞧过我一眼,我到底哪里比她差。”

“你心痛因为你失去了她,可是你感受过我的心痛吗?月哥哥做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如果你不想负责,我不会怪你。”

“我会娶你的,请你出去。”

阿茶穿了衣服委屈的走了出去,月痕感觉越来越看不懂阿茶了。

没想到她会这么有心机,上次与冷紫雪对话就感觉出她的心思之重。

如今却对自己下了药,月痕也起了床,他看了一眼床上的血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门。

“来人将婚事局的路大人给我叫来。”

精彩评论:

【粮草】在这个年头的网文界历史分类里面算是勉强能看的书了。缺点是作者(米修之家)喜欢往正文里惨烂梗,还喜欢就书中明朝的事讽一波500年后的事,然后总会引来一群自以为看遍了世间黑暗的傻逼脑残卢瑟社会蛆虫们洋洋自得自以为是的在间贴里高屋建瓴针砭时事。 所以说智障岳不群在章节末尾搞展示热评这个功能简直是在强制喂屎,为什么非得让我看一群智障在那丢人现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