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在各自看不到的地方熠熠生辉 Mary 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6-26 16:06:37

《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在各自看不到的地方熠熠生辉 Mary 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章节目录 连载中

《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六与柒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萧嵘峥,程晗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是六与柒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嵘峥,程晗,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们放开我!我是清白的!我没有杀他!朗鸿是朗娟子杀的!”姚红雨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优雅性感。 一旁的徐冉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放开我!我是清白的!我没有杀他!朗鸿是朗娟子杀的!”姚红雨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优雅性感。

一旁的徐冉冉看着费力挣扎的姚红雨,把那双高跟鞋放进证物袋里,向她晃了晃,“行啦,别说谎了,给自己留点面子吧。这双鞋就是你穿去案发现场的鞋吧!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在案发前就已经离开了那里,那你的鞋跟上又怎么沾上了血迹?”

“什么?”姚红雨愣住了。

“留着你的话回警局说吧!天底下真的没有比你更不合格的母亲了!”徐冉冉不想理她,说完便自己坐在副驾驶上了。谢文聪跑来开车,而姚红雨被石头摁着头,塞进了警车后面。她表情木讷,没再挣扎。

在一个老旧的居民楼里,萧嵘峥带着程晗敲响了302的大门。

“你好,警察!”

不一会儿的工夫,一个穿着居家服,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把门打开了个缝,从里面探头出来。

“警察同志?你们来做什么?”

“我们有案件要找王进了解一下情况!”

话音刚落,门开了,那中年男子把他们两个请了进来。他给两人倒了杯水,请到沙发上,“我一直在等你们来。”

环顾四周,这房间里的陈设着实老旧,从柜子和茶几来看,这些家具几乎都是九十年代的。沙发虽然是皮的,可是因为年代久远,那上面的皮子已经破碎,露出来里面黑色的内衬,而且坐上去硬硬的,差点磕着程晗的尾巴骨。而客厅里那个小小的电视机,跟平常家里的液晶壁挂式电视比起来,真的是寒酸了不少。

“等我们?”萧嵘峥有些疑惑。

“对!”王进清了清嗓子,紧张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我做了错事,所以一直在等你们来抓我。现在,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程晗有些不解,“你既然知道这件事是错的,那为什么一开始还要去做。又或者做了,没有马上去警局自首?”

王进不禁苦笑道,“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也不会冒险去贪这个便宜。我是实在走投无路了!我家小孩儿有先天性心脏病,他现在要上初中了,症状也是越来越严重,只有做心脏搭桥手术,才能让他有更多活着的机会。

可是,这么多年,家里为了给他治病买药,我根本就没什么存款,而且还借了亲戚邻居不少钱。我这个小小的鉴定员,怎么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来给他做手术。”

“所以,你就接受了姚红雨的’好意’?”程晗问。

“对,她给的正是我需要的。虽然我打心底里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为了让我儿子活命,就是要把我的心脏换给他我都愿意。

后来,我儿子做完手术了,我就想着去自首,可是又私心的想多陪他一段日子。就一直拖啊拖,拖到了现在,把你们等来了。”王进颓然的坐在那里。

“王进,你如果需要医药费,可以向红十字会求助,或者在网上发帖,甚至可以向我们公安机关求助,大家都会帮助你跟你儿子的。而现在,就算你儿子病好了,当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用这样的手段给自己筹的医药费,你觉得他活着会心安吗?而且你也说了,他马上要上初中了,在这人生最青春,最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却要自己一个人度过!”萧嵘峥看着这个为了孩子操碎了心,付出了所有的父亲,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王进捂着脸,一个大男人早已泣不成声。他才刚刚四十一岁,可是头发却已经白了一半。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是倾尽所有对儿子付出的见证。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请求道,“请你们不要跟他说,他已经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我不想他再因为我这个爸爸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

“这个你放心,我们不会去说,但是不保证孩子不会通过其他的渠道知道这件事。”

他低下了头,“你们知道吗,就算再来一次,我依旧不后悔。”

“不后悔?”沉默了一会儿的程晗突然发声,“你这是准备把自己感动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你被判刑,你儿子出院的时候连个家都没有。

你父母已经去世了,他又没有母亲,如今连相依为命的父亲也离开了。要是没有亲戚愿意帮忙照顾他,他就只能去福利院了你知道嘛!说真的,你对孩子的爱是不假,可是,你口口声声都在说是为了他好,那你有问过他的意见吗,问过他到底想不想要你付出这么大代价的好吗!”

程晗有些生气,她明显能看出王进当时是有过私心的,无论是对风情万种的姚红雨本人还是对钱……她不否认王进对儿子的付出,但是,总以孩子做借口实在有些刻意。毕竟,她们正在侦破的案子,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站在居民楼下,看着王进被带走的身影,程晗问道,“你说,他会被判几年?”

“姚红雨总共给了他九万元。个人收受贿赂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到十万元以下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最终结果,还是要法官来定。”萧嵘峥看着她一脸的担忧,问道,“担心他?”

“他不过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罢了。不过,话说回来,他虽然有私心,但是跟让孩子顶罪的姚红雨比起来,可以说,是个合格的父亲了。”

萧嵘峥点头赞同道,“是呀,如果当父母需要考试的话,我想,朗鸿和姚红雨他们都不会及格,又或者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吧。”

“现在,就是有些担心王进的儿子。那孩子还在手术恢复期,真不知道他以后该怎么办?”

萧嵘峥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帮她把眉头抚平,柔声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我们一起想办法。”

程晗把他的手从眉头上拉下来,轻轻握住。那一刻,萧嵘峥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他面红耳赤,有些心虚的环顾四周,发现四下无人,这才稍稍用力地回握住程晗的手。

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好像下一秒就要从他的胸腔里跳到程晗手里一样。

“好像每次我们要好好吃饭的时候都有事情阻碍着”,程晗歪着头,看着此刻有些不敢看她的萧嵘峥。他的耳朵红红的,惹得她好想上去捏一下。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呢!”他点头附和。

“那这样吧,等这个案子结了,叫上冉冉还有老谢他们,来我家吃火锅吧。”

“嗯,好。嗯?”萧嵘峥回过神来,“怎么还有他们?”

“不然嘞?”程晗看着他,像一只做了坏事的猫儿一样捂着嘴偷笑着。萧嵘峥这才反应过来,报复似的捏了捏她的手指。

“这样也挺好。”

审讯室的桌子上摆放着那个沾有血迹的鞋跟,还有在朗鸿画里找到的那几张照片。姚红雨一直坐在萧嵘峥和谢文聪对面的椅子上,沉默不语。此刻的她,哪怕穿着跟同样美丽的裙子,却在没有了同上午那般的光彩照人。

萧嵘峥看着一句话都不说的姚红雨,开口道,“姚女士,你不会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就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吧!”

她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笑脸,企图用笑容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她轻轻靠在椅背上说道,“警察同志,我怎知道你们所说的证据确凿会不会是在骗我,想要让我稀里糊涂的认罪。再说了,朗娟子在跟你们的谈话里都说的很清楚了,是她把朗鸿推倒了。”

“这也正是我们想跟你说的!”萧嵘峥把案发现场照片和朗娟子的口述记录放在她面前,“正是因为这段话,我们可以断定,你女儿在说谎。或者换句话说,她可能是因为太紧张而把事先准备好的台词说错了。至于你……”

萧嵘峥看了姚红雨一眼,接着说道,“你怕是自己都不知道你在案发现场留下了痕迹,这足以推翻你之前说的所有话。还是你对自己的这个顶替的计划太过有信心了?”

说完,他拿出那两张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姚红雨一直佯装的镇定犹如玻璃一般,一点点的破裂开来。

“崔杰伊病危,而你这个做妻子的,非但没有在病床前照顾,反而跑去贿赂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让他给你伪造一份亲子鉴定,就是为了在他死后能够多挣一份财产!可是,谁知道朗鸿早就请了私家侦探跟踪你,并且拍下照片作为证据。”

“你那天去朗鸿的别墅,的确是为了抚养权的事情。但是,你不过是拿着这张假的鉴定报告去骗朗鸿去了。想要以此来让他放弃抚养权,没想到却被他反将一军。你根本骗不了他,反而还给了他威胁你的机会。他用那些照片威胁你,扬言要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所以,你恼羞成怒,把他推倒了,但却也意外的杀了他。姚女士,你说,我说对了吗?”

姚红雨听完萧嵘峥说的话,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剩下一脸的苍白。萧嵘峥也不等她开口,接着说道,“当你发现他死了,非常害怕承担责任。哪怕是过失杀人,你也将收到法律的制裁,并且会失去财产的继承权。

所以,你利用还未成年的女儿,教她在你离开之后,把那里伪装成家暴的现场。客厅里那个破碎的玻璃瓶子,应该就是你让她在你走后打碎的。”

“你的确聪明,因为一旦朗娟子拥有舆论的同情,并且被判定是正当防卫的话,她不仅不用承担责任,反而还能帮助你额外继承一份钱财。

可是,你在这里绞尽脑汁的钻法律空子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女儿,你有没有想过在她亲眼目睹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六与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萧嵘峥,程晗)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六与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萧嵘峥,程晗),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