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王妃要出墙 君臣文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7-23 00:06:21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王妃要出墙 君臣文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下克上 已完结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来源:0度小说 作者:低眉流光 分类:穿越 主角:弥雪,言小姐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由网络作家低眉流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弥雪,言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弥雪挫败地垂下头,郁闷啊这是什么鬼主意,人家说种什么瓜得什么果,她根本就是搬石头砸自已的脚啊!看来只能怪自已了:“那么姐姐你会那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弥雪挫败地垂下头,郁闷啊这是什么鬼主意,人家说种什么瓜得什么果,她根本就是搬石头砸自已的脚啊!看来只能怪自已了:“那么姐姐你会那种乐器啊!”

言梅冰自知会连累弥雪,小声地说:“不会。”

“没事,没事,姐姐不要内疚,有个超好的建议,姐姐,歌就交给我了,能找个会跳舞的人和会弹琴的人来吗?焚香,画画,弹琴,跳舞,还有歌,这个是绝配了,到时姐姐的画不止是价值千金,更会轰动琳琅王朝。”好美的画面。

“这个倒是不难,可是柳橙儿可是琳琅第一歌女,那歌声是绕梁三日啊。”

弥雪笑笑:“姐姐大可放心,输了就输了,反正姐姐也不胜她之心,不过我可有的哦。”她信心自足地说,这里的人听习惯了这里的曲子,那么如果不同的呢?会不会大感兴趣啊,美事一桩是不难的啦。

琴师毕竟是琴师,弥雪轻唱几次,他们就找到了曲弦,跳舞的反正是装饰,没必要去排练那么多,看着美丽就好了。

无妨公子自仗着有钱,还弄得处处豪华,连赛台上也铺上了红毯,焚上了上等香,还摆上了上等的兰花,四周请了有钱的老爷坐在四周,红纱美侍女执壶等在一边。

长孙盈盈万种风情地站起:“言小姐和司马小姐可有准备好。”

“好了,随时可以开始了,你先吧!”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那就不客气了。”长孙盈盈玉手一招,一个身着橙衣的妍丽女子敬敬畏畏地抱着琴站起来,她身后还跟着几个舞妓。

无妨公子端坐在正座,自在地摇着薄扇。

“今献一曲:宴歌。”她眼儿轻揪,有着无聊地媚艳。

“春花儿开,琴儿轻拔、、、”两道不同的女声如莺啼,诉诉动听,台下听得如痴如醉,直到最后一抹琴音消息消息在风尖,众人才反应过来,如潮水般地声音在叫:“好听,好听,长孙小姐天下第一美人。”

“下面请言小姐和司马小姐上台了。”无妨公子提醒着。

弥雪弯下腰做下请的姿势:“言姐姐,该我们上场了准备好了没有。”

“你啊,等着别人看我们笑话吧,鬼主意儿也多了。”打笑地捏捏她的鼻子。

弥雪站上台清清喉咙,朗声说:“来首大家没有听过的好了,这是非常有名的:水调歌头。”她轻轻打个手势,琴师就轻抚。言梅冰也琢着她的词意沾墨画。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欲乘风而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她还越唱越有兴致,学人家古代人舞动着,跳到无妨公子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扇子借来一用。”

早就很欣赏李贞贤的扇子舞,反正这里的人没看过,她就胡弄一下,左扇扇右扇扇,学人家万种风情地摭脸自赏。

估计台下的人是没有见过,没有听过吧,嘴巴都忘了合上。

“谢谢大家欣赏。”她还有礼地一躬身。

这时言梅冰也画好了,两个侍女展开她的画,好一副花好月圆画,亮澄澄的月色和万种风情的娇妍之共,正好和她的把酒问明月相映成辉。

“好。”无妨公子站起身拍手叫:“画美,人美,歌更美。”

“好。好听,好看。”又是如潮水一般的声音。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弥雪眉开眼笑,得意地朝长孙小姐笑。

“姐姐画得好美啊。”要是放到现代,那是无价之宝啊。

言梅冰不好意思地低头:“和玉妹妹真爱夸人,妹妹要是喜欢,送妹妹便是。”

“姐姐,那我就帮你做一件好事,如果我们没有输了,但是赢的是名声。”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可不能做得太过了,长孙小姐可是不好惹的。”

“OK,没问题。”她笑笑,示意两个侍女站在她身后:“言小姐的佳作:花好月圆,赋于了琳琅王朝的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但是言小姐今日肯割爱,今天让此画,而此画的所得皆都捐给城里造桥铺路。”

“好,那我就出二十万两银子买下了。”无妨含笑地站起。

众人倒吸了口冷气。“姐姐,二十万两是不是很多啊。”

“足以买下半个城了。”她也吓倒了。

妈妈哟,还真是有钱人家啊!当然给的钱越高对言梅冰就越好:“无妨公子真是大方的没话说,这:花好月圆,佳画就归无妨公子所有了。”

“是不是该评出那个赢了吗?”长孙盈盈一脸的不满,从来没有任何人会忽视她的存在。

无妨公子看看四周的评判。都有是一脸的为难,两个都是天外之音。

“长孙小姐第一。”“言小姐第一。”两派人在叫。

最高的赏云楼里,两个带着冰霜的男子端坐在窗前,看着下面的精彩,旁边还站了几个皮光肉滑的太监。

“皇兄,是否看够热闹了,长孙小姐果真是天姿国色。”龙墨好笑的眼只是瞪着看下面妙语如珠的司马和玉,天姿国色的长孙小姐,根本未认真看上半分。

龙漓冰冷如雪的眼珠淡淡一扫:“这就是你带我出宫的目的,是谁又怎样。”

“皇兄难道对这些入宫的造势没有半丝好奇。”

“是谁有分别吗?”他修长的手执起杯一饮而尽。

“皇兄何须沉浸在过去,天下的美人什么样的都有,只要皇兄放开心结。”

龙漓伸出手阻止他说下去:“不要惹我生气。”

什么样的美人又怎么样,他的心早已随着倾月的去而去,下面的热闹也撞不进他的心,谈笑言欢的那个就是冒失撞进皇园里女子,也许是她的心机,想引起他注意的心机吧:“江公公,回宫。”

“是皇上。”

龙墨一待龙漓离开,飞身下楼,徐徐落在中央。“弥雪。”

“参见三皇子。”无妨带头一跪,众人才惊得跪下去:“拜见三皇子,三皇子吉祥。”

啊,要跪啊,她也要吗?弥雪在言梅冰的拉扯下,跪在下面。

“不须多礼。”他扶起弥雪:“近来可安好。”

他不说还没什么,一说就一肚子气,走就走嘛,还不许她踏近皇园一步的,让她二日都郁闷的很,故意不理他,眉观眼,眼观心的:“谢三皇子关心,这是司马和玉天大的荣幸。”

他皱着好看的浓眉,不满弥雪的态度,太有礼了,他不喜欢,他只喜欢她直言直语的。

“不如由三皇子做个判决好了,相信没有人会不服的。”无妨笑嘻嘻地把这烫手山芋甩出去。

他淡扫下弥雪:“长孙小姐胜。”

“啊,什么?”弥雪大叫。他怎么那么坏啊,明明她们表演的就比长孙盈盈好啊,这是什么官官相护啊,气死人了,气死人了。

“和玉。”言梅冰反而没有她那么气:“这也算是好事一桩,免得以后跟长孙小姐结了怨,而我也顺便下了台,你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啊,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知道我们输了,可恶的龙墨。”她一肚子气地暗骂着他。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低眉流光)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