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烟袅袅》长烟一空的一什么意思 主角是凌烟歌,李牧的小说 长烟袅袅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30 20:07:41

《长烟袅袅》长烟一空的一什么意思 主角是凌烟歌,李牧的小说 长烟袅袅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长烟袅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潘朵拉魔女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凌烟歌,李牧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长烟袅袅》的小说,是作者潘朵拉魔女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安裕来到安月儿的房间时,凌烟歌刚入睡。自从回了郡主府,凌烟歌就不和安月儿住在一起了,但房间确实紧挨的。听到动静,凌烟歌迅速起身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裕来到安月儿的房间时,凌烟歌刚入睡。自从回了郡主府,凌烟歌就不和安月儿住在一起了,但房间确实紧挨的。听到动静,凌烟歌迅速起身来到了安月儿房间,在她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安裕正坐在床边为熟睡中的安月儿掖好被角。看到凌烟歌进来时脸上紧张的深情,安裕对她感激的一笑,接着单膝跪地,“安裕见过郡主!”

知道她是郡主的人没几个,想必这也是战长缨的心腹了。等等,刚才她看安月儿的神情,再加上他的名字。

“你是月儿的……哥哥?”

“是,多谢郡主对月儿的照顾。”

“不用谢我。”凌烟歌微微一笑。

原来月儿还有个哥哥,可却从未听她说起过。凌烟歌有些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郡主的到来这这座小城起了阵阵涟漪。

“一个傻郡主,本官还不放在眼里。”

在一间密室里,李牧站在一个全身都被宽大的斗笠遮得严严实实看不清面容的人身后。

“是吗?据我所知,令公子至今还下不了床。”

略带嘲讽的声音自斗笠下传来,不辨男女。

李牧听了斗笠人的话,肥胖的身躯轻轻颤抖着,全身散发着阴骘的气息。

“林陌,展鹰,我李牧不杀他们,誓不为人。”

他的宴儿被抬回去以后,浑身是血,胸腔的肋骨全被打断了,双手更是废了。他李牧就这么一个儿子,却被他们打成那样。如果不是他们第二天不辞而别就回了郡主府,他李牧定要让他们全都留在他府上,他府上还没有身份这么高的冤魂呢。

“李大人放心,只要您与我们好好合作,这沂水定然是您的囊中之物,至于那两个侍卫,李大人放心,事成之后,就交给您处置。”

云叔从街上买了又买了几个下人回来,偌大的郡主府才算热闹了起来。安月儿也有鸣蝶照顾顾着,虽说是个小丫头,做事却沉稳干练,人也机灵。下人们也都知道,这郡主府里大小事都是林陌说了算。

“林姑娘,展公子叫您去一趟书房。”

收起软剑,凌烟歌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来通知的下人有些惊讶。林姑娘对郡主和府上的下人都很好,可平时却是不苟言笑的。没想到林姑娘笑起来很好看,不似盛放的太阳花热烈,却自有一种淡雅如菊、高贵如莲的气质。凌烟歌没想到,她因能够真正驾驭那柄软剑而高兴,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会让府上的下人如此惊讶。一路到书房,遇到的下人都是那种表情。

等她到的时候,书房里除了战长缨还有严诚凡和许晴柔。那二人不再剑拔弩张。

“陌儿,看你头上的汗,赶快擦一擦。”

凌烟歌有些尴尬的拿过战长缨即将碰到她额头的手绢:“谢谢,我自己来。”

凌烟歌尴尬的别过脸,没有看战长缨,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吗?

战长缨看着凌烟歌害羞的样子,心情很好。凌烟歌自从脑子清醒以后,对人和事都有中淡淡的疏离。总是将自己隔离在自己的空间,她对身边的人好,却不愿别人走进她的世界。

严诚凡和许晴柔对此倒也是习以为常。他们都看出来战长缨对凌烟歌的喜欢。

“展公子今天叫我们来,可是查到了什么?”

“你说你府上的丫鬟是唯一一个活着逃出来的,并告诉你是许大夫与李牧串通好下了毒杀害了你娘子是吗?”

“对。映荷告诉我这些以后,我就偷偷的去了许大夫家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证据。结果我看到李牧府上的管家来找许大夫了,还拿了很多银子,说是要感谢他。”

“你胡说,我爹根本就没有收他们的银子,也没有给你娘子下毒。”

“我亲眼看到的,你难道还想狡辩吗?”

“没错,李府的管家是来找过我爹,让我爹将你刚出生的孩子杀死,但是我爹拒绝了。没想到,没过几天你家娘子就和孩子一起出事了。我爹还偷偷的去看了你家娘子,想看看能不能救活。那天回来后,我爹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然后李管家就来了,拿了银子,说是感谢我爹出手。我爹很生气就下了逐客令。那一夜我爹都没睡,第二天就说要带我离开沂水。结果……结果在路上就出事了。”

一个刚刚丧亲的女子,再坚强,在这一刻哭泣是会让人怜惜的。严诚凡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严府的丫鬟已经死了,被人杀了。”

战长缨淡淡开口,严诚凡有些吃惊。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皱着眉思索着什么。

“晴柔,你爹没跟你说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沂水吗?”凌烟歌轻声问许晴柔。

许晴柔摇摇头。

“李府的管家让许大夫杀了孩子,可最后却是大人中毒才间接的毒死了孩子。严公子,恕我冒昧,你家那个丫鬟可是喜欢你?”

战长缨没想到凌烟歌这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他将安裕拿到的手帕放在书桌上,诚凡两个字清晰的映入眼帘。

严诚凡在看到那块手帕的时候,像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那是他娘子绣给他的丝帕,他一直都贴身携带,可是有一天突然就找不到了,他害怕被他娘子周宜知道误会他对他送的东西不用心,所以一直没声张,没想到会在映荷那里找到。

“我知道映荷对我有爱慕之心,我以为我明确的告诉她此生不会爱其他人会让她死心,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原来是我害了她们母子。”严诚凡喃喃自语。

曾经风流倜傥的严家公子,此刻再无往日打马而过春风得意的风采,只有造化弄人留下的沧桑。

“大人,发现严家那小子的踪迹了。”

正在吃饭的李牧将手中筷子往桌上一搁,“消息准确吗?”

“准确。那小子昨天去了郡主府,恐怕是林陌已经知道那事儿了。”

“这次你亲自去务必要将他拿下,一定要拿到我们要的东西。带上域延门的人,如果郡主府的人插手,就让他们来解决。”

在城外的破庙里,一个年轻的伙计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来才进去庙里,在那尊积了很多灰尘的旧佛像上敲了三下,佛像缓缓移开,一条地道入口出现了,伙计进入地道后,佛像又恢复原来的位置。

“公子,李牧跟我们借人,人数还不少。”

“哦?那就借给他。”

“他要用我们的人对付郡主府,听说郡主的那两个侍卫都不好惹。”

“无妨,刚好我们也借此机会探探郡主府的虚实。”

漆黑的地道里一个清脆的男声回荡着,伙计手里的火折子只能照亮眼前的地方,却照不到男子站立的角落。

许晴柔刚采药回来,鸣蝶就来找她了。

“晴柔姐姐,谢谢你救了我哥哥的命。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弃。”

鸣蝶将一个荷包递给许晴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晴柔的表情,深怕她会拒绝。

许晴柔微笑着轻轻捏了捏鸣蝶的脸颊,“傻丫头,姐姐怎么会嫌弃呢?这么漂亮的荷包我还是第一次收到呢。”

许晴柔接过荷包挂在了腰间。

鸣蝶那双灵动的眼睛瞬间如落了繁星的湖水,“那姐姐你先忙,我走啦。”

欢快着离开的鸣蝶,在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的时候才突然想到刚才太紧张忘了告诉晴柔姐姐那个荷包还可以让山里的野兽退避。晴柔姐姐经常一个人上山采药,有了那个荷包就不怕有野兽出没了。算了,等下次遇到再告诉她吧。

入夜的沂水街道,一片冷清,打更的声音在绵长的街道回响,然后又归于沉寂。

一个人从一家店铺里出来以后低着头匆匆前行,宽大的斗笠将脸挡的严严实实。一群蒙着面的人悄然出现在那人的身边,将他团团围住。“严诚凡,交出东西,我们便放你一条生路。”

“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你们要什么东西。”

“你严家掌握着乾翼生意的半壁江山,就连南越都有你严家的产业,你说我要什么?希望你不要像你爹娘一样执迷不悟。”

“你们害死了我爹娘?你们是李牧的人?”穿着斗笠的严诚凡抬起头一双愤怒的眼睛盯着面前的黑衣人,“想要我严家的产业,做梦!”

“上。”

就在那些刀将要落在严诚凡身上时,一条长鞭将包围圈中的人带到了圈外。

“是你!”

为首的蒙面人看到是战长缨将严诚凡救走,眼中的阴狠之色一览无余:“杀了他们。”

又一群蒙面黑衣人出现在战长缨和严诚凡身后。

“想要本公子的命,你还不够格。”

长鞭所到之处,就是一阵哀嚎。最先出现的蒙面人已经所剩无几的时候,后来到的才开始攻击。显然这些人不是一般的家仆侍卫可比,无论武功还是彼此之间的配合都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只不过遇到了战长缨,也就不过尔尔了。

“林姑娘,我们出手吧。”

凌烟歌带着郡主府的三十个侍卫躲在暗处,她倒是很想看看战长缨用多久能将这些人全部拿下。这家伙的功夫果然深不可测。不过这些他的亲卫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的,能忍了这么久才开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凌烟歌一挥手,三十个身影瞬间如猛虎出笼。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长烟袅袅》,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潘朵拉魔女)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长烟袅袅》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