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近晚之惊尘洛》风近晚之青梅 㚻 风近晚之惊尘洛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7-31 16:06:20

《风近晚之惊尘洛》风近晚之青梅 㚻 风近晚之惊尘洛别扭受 已完结

《风近晚之惊尘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舒阙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慕容羡,江月

《风近晚之惊尘洛》由网络作家舒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容羡,江月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待在城主府里数日不出,江月天天闷的不行,不是折腾自己的丫头,就是折腾自己。而百里卿尘似乎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反正平常的时候,他也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在城主府里数日不出,江月天天闷的不行,不是折腾自己的丫头,就是折腾自己。而百里卿尘似乎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反正平常的时候,他也是天天闷着,不是整日读书,就是在后院练剑。

“哥哥,不如你也教教我剑术吧。”江月坐在亭子里,耷拉着脑袋,百无聊赖的折着花枝,百里卿尘摇摇头,教她骑马已经是最大限度,舞刀弄剑的,再伤着她了,而且江林更不会同意。

“公子,小姐,大人吩咐,让你们即刻各自回房。”江月的大丫头翠竹急匆匆的跑过来说,江月从凳子上跳下来问为何,翠竹捂着嘴摇头,怎么也不肯说,行了礼就要跑,江月就跑出来追,却被百里卿尘拦住了。

“妹妹,听话。”虽然百里卿尘也好奇,但是他要给江月做表率,江林这样肯定是有道理的。而且想知道为什么也简单,等到晚点江林来后院的时候,他再去问也一样。江月不情不愿的嘟着嘴,气鼓鼓的回了房间,百里卿尘无奈摇头,也尽快回去了。

晚上江林来陪他们吃晚饭,江月拿着筷子,不停的拨弄饭菜,就是一口不吃。江林看着生气,斥责她没有教养,浑身上下都没有个女孩的样子,说的江月气的要跟他吵嘴,百里卿尘想打圆场,江林抬手止住。

“知道今日来的人是谁吗?南越王!不管他为何要与我们城主府交好,我是君王的臣子,不能做谋逆之人,现在我们一家人还能坐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吃饭,说不定明日……”江林说着,已经没了胃口。慕容羡来,没有谈什么公事,而是聊江林世世代代戍守弘业城,说些平常日子里的趣事,还有江林的一双儿女。

“义父,卿尘愿为您分忧,并保护好妹妹。”百里卿尘认真的说,原来是慕容羡。晚些的时候,他就听到江月丫头的议论,现在才知道是南越王对他和江月十分感兴趣。两人尚且年幼,慕容羡如此关心,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你们才十三岁,为父怎么能让你们……”江林说着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江月此时也不闹了,乖巧的走过去,扑在江林怀里。

“罢了,如若没有圈寰的余地,你们还有一条路可以选。为父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一切,你们二人只管走。”江林擦了泪,他自问一生不做恶事,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晚年却要陷入王子夺位的战火中。江林一生只见过君王一次,就是他弱冠之年,承袭城主之位的时候,需要觐见君王,朝拜并接受君王亲赐的城主印。在江林的印象里,君王清明治世,威严不可欺,是他要一生效忠的人,不料几十年后,出现这样的事。

“不要,月儿死都不要离开爹爹!”江月哭着说,语气坚定。百里卿尘也离席跪地,说:“若真的到那一天,卿尘求义父与我们一起走,妹妹需要父亲。”

如果仅仅是离开,百里卿尘相信自己有能力保护好他们,只是江林的意愿,是最大的阻碍。三人灯下相拥,无限伤感。

此后,南越王日日去城主府,江林只能好生招待。有一日,江林正陪侍着慕容羡,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就说到了弘业城的闭塞,慕容羡的贴身侍卫突然责问江林,明知道南越王的身份,还不识时务的让慕容羡日日客居驿站,实在不合礼数。

南越王在一旁虽然有斥责侍卫,但是江林如何不知,南越王心里也一定是怎么想的,才允许侍卫先吐为快。慕容羡知道江林怕他留住城主府,怕他见到不该见的人。但是话说到这个份上,江林一直只能赔罪,并再三请南越王入城主府居住。

城主府本来就设有专门接待上级官员和贵客的院子,特别是王公贵胄来访,只要这座城设有城主府,就不能让他们客居驿站。城主府要负责招待并且保护他们的周全,而且他们在的时候,不管公事私事,有管辖权的是他们。

南越王自然没有怪罪江林,他答应即刻入住城主府,而且别的事他一点不插手,江林依然是弘业城的主,城主府的主。江林知道这是以礼代兵,慕容羡越是这样,江林越无法反抗。

百里卿尘和江月也被告知,当日礼节可免,以后每日要向南越王行问安礼,别的行为不受约束。百里卿尘袖中攥了拳,看样子,南越王是真的不好对付。

次日一早,百里卿尘和江月衣着正式的去了南越王的奎星苑,江月难掩紧张,百里卿尘拍拍她的肩膀,与她并肩而入。慕容羡已经在客厅等着,品着弘业城特有的茶,衣着简单便装,用的却也是名贵料子。此刻,慕容羡的样子,让人看着觉得十分平易近人。

两人齐齐行礼,慕容羡笑着让他们入座,看着慕容羡手边的位置,百里卿尘知道不能找借口推脱,依言入座。

“来之前,在邙城,本王就听说江城主有一双儿女,颇讨人喜欢,长子文韬武略,有经纬之才,女儿倾国之姿,率真,可爱。今日一见,和当日店铺所见,却是有所不同,本王不喜拘谨,你二人只管像平日里一样就好。”慕容羡依旧笑的温和,百里卿尘陪笑点头,稍稍放松了些,江月也明显不紧张了。

“庶子不才,只是平日闲暇之余读几本书,治世之道不懂多少,农桑倒是有些擅长。”百里卿尘知道,要避开自己的强项,就算是扯谎,慕容羡也不能硬来拆穿自己。现在百里卿尘知道了,南越王想要人。

“民以食为天,农是立国之本,你知农桑,自然是更好。从古至今,权臣谋士不少,专心农桑的,却无几人,这这份洞察力,当真是难得。”慕容羡还是那样的笑,百里卿尘只好领受,自己那点墨水,跟南越王的七窍玲珑心,根本没办法比,言语上讨不到一点好。

“王爷,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江月看百里卿尘并不是多想说话的样子,笑着岔开话题,慕容羡看她的眼神,多了些温柔。

“这里风景优美,佳人如画,自然住的习惯,甚至有些想就一直这样待着。”慕容羡的话,让百里卿尘十分在意,这些话是对着江月说的。

“住的习惯就好,这样父兄和我都放心了。弘业城地方偏僻,我父亲又是个不爱热闹的人,肯定没有都城繁华舒适,多谢王爷体谅。”江月笑靥如花,不过她这样说着,还不忘看看百里卿尘的眼色。

“王爷,幼妹还有课业,我二人明日再来叨扰。”百里卿尘觉得不能和慕容羡这样亲近,江月一会儿就要被慕容羡套进去了,还是离开为好。

“勤奋好学,自然是好,你们去吧,本王也出去走走。”慕容羡是个有分寸的,知道百里卿尘提防着他,谋事不宜仓促,缓缓再说也不迟。

百里卿尘带着江月匆匆走了,慕容羡带着侍卫去外面了。

关于弘业城的一切,慕容羡还是下了大功夫去了解的,江林忠君,再恭顺也不是忠于自己。百里卿尘是个可造之材,但是过于孝顺江林,眼下也一定是什么都依着江林的意思。江月个性率真,很好接近,正好也是两人的软肋。

弘业城偏僻,却不是贫瘠。江林把弘业城治理的很好,物丰民强,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待客也热情。

平日里,百里卿尘和江月,依然只是问了安就离开奎星苑,慕容羡待他们一如既往地温和,也只是跟他们聊些平常的事。

“哥哥,我觉得王爷挺好的。”晚上月光如水,江月坐在凉亭里,望着圆月,脸上是遮不住的笑意。百里卿尘看着她,半个多月,江月心思有些活动了,江林也不能催慕容羡离开,只是百里卿尘好奇,现在政局不稳的时候,堂堂南越王不在朝,是真的没有问题,还是胸有成竹。

北郡王,雍阳王,百里卿尘也只是看传记,和听传闻了解的,于自己的判断,一国之君不能是北郡王那样的莽夫,也不能是雍阳王那样一味崇文之人。如今并不是太平盛世,北有冰狼兽国,西有凶悍的破月族,如果下一任君王没有足够的威慑力,南黎将不复存。这样看来,慕容羡,真的是很合适的人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像江林说的,逃?百里卿尘想不到能逃去哪里。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百里卿尘自问是没有拯救黎民苍生的理想,他只想要现在的一家人平平安安。他不像人类婴孩,几岁才有长久的记忆,他出生的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母亲模糊的面容、那把剑、剑里的一缕魂。还有他的,父亲。

母亲消散前只有一句话留给他,就是好好活下去。他的命是母亲换来的,他也惜命。不管如今他身体的变化是为何,他都要活下去。

乞巧节,黄昏的时候,江月约好了弘业城几个大家闺秀一起去了江边,放了祈福灯,又一起去结缘树系红绳,都是些少女,有丫头和护卫跟着,百里卿尘就没有去。

晚些她们还要各自回家,进行观祀礼。城主府里早已布置妥当,江林怕今日不方便陪慕容羡,就让百里卿尘去了,不过慕容羡说,今日是节日,更要小心护卫弘业城所有子民的安全,他不用陪护,百里卿尘也是事务缠身,便去给江林帮忙了。

江月从结缘树离开的时候,天色还很早,今天的弘业城人特别多,但是鱼龙混杂,江月很想看看热闹,为了安全,还是老老实实上了轿子。她很羡慕那些农家妇女,她们今天也衣着秀美,头戴花饰,在采买一会儿祈福用的物品。那些东西她从没自己选过,因为知道城主府早已准备好了上等的。

隔着轿帘

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慕容羡,江月)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慕容羡,江月)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慕容羡,江月)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