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类似盛世宠妃的小说 娘受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鬼畜

更新时间:2020-08-28 04:07:33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类似盛世宠妃的小说 娘受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鬼畜 连载中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东方挽儿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玉笙寒,应屋

《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为东方挽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和玉笙寒看到,南宫的手掌中出现了两枚不起眼的石符,上面似乎锈迹斑斑。 “一枚石符只能用一次,只要是有资格进入出云阁的人都可以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玉笙寒看到,南宫的手掌中出现了两枚不起眼的石符,上面似乎锈迹斑斑。

“一枚石符只能用一次,只要是有资格进入出云阁的人都可以使用。”

“什么叫做有资格?”我转了转眼珠,问道。

“只要符合了出云阁之前说的标准的学员,都有资格。”南宫答道。

“也就是说赢得了灵会前三?”

“不错。”

那么虽然殇荡此刻被关了起来,只要我能够找到有求有应屋,用这个石符就可以带殇荡一起进入出云阁了。我眼珠转了转,将石符收入了纳石,和玉笙寒一同走出了南宫的石室。

灵会决战过后这几日,我这位师兄面色还依旧有些苍白。不过当时殇荡最后一击被南宫挡下,现在玉笙寒身体虽受了伤,但灵魂之力却没有受到太大创伤,再加上这几日穆长老受南宫之托为他悉心调养,只需时日便可恢复。

不过我这位师兄实在太过清冷,我们一路无话。直到玉笙寒突然开口:

“看起来,你真的很想进入出云阁?”

“啊?”我愣了一下。

“但我看你拿到石符时的表情,应该还想着其他事情吧。”

我笑了笑:“不知出云阁里到底会有什么好东西,真是光想着就让人馋涎欲滴呢。”

玉笙寒看着我口是心非的模样,却是不在意的随口道:“出云阁里有什么恐怕还无人能够知晓,不过我倒是知道,有求有应屋里有什么。”

我收敛了笑容,神情有些紧张起来:“你知道有求有应屋?”

“有求有应屋……”玉笙寒轻轻笑着。我很少见他会笑,他此刻笑起来也很好看,只可惜我当时的心思全不在这里,“屋如其名,有求有应,天通老头倒是挺会选地方,殇荡那家伙待起来一定很对胃口……”

“师兄!”我停下脚步,郑重地看着玉笙寒,“你知道有求有应屋在哪里吗?”

玉笙寒清冷的目光望向我,其中似有一丝探究的意味:“果然,你很惦记你那位朋友呢。”

“毕竟是帮了我很多次的朋友,也是我在天沧国认识的第一个人。”

我坦然,却是自动忽略了玉笙寒话里特别强调“朋友”两字的言下之意。

“既然是师妹的请求,自然不好拒绝。”玉笙寒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微微移动,停在了我的纳石手链上,“不过我还是会索要报酬的。”

我看到他的目光定格在我的纳石手链,当即毫不犹豫道:“没问题!师兄要什么尽管开口。”

玉笙寒微微沉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纳石里应该有一颗血灵花籽?”

我有些惊讶,想到了那株被偷走的狂暴的血灵花,不知玉笙寒是如何知道我拿到了血灵花籽的,但我很庆幸,他要求的只是并不算太过贵重的血灵花籽,尽管那株血灵花暴躁得出奇。

然而,我却有些尴尬,早知道当时不该把血灵花籽吃掉。

我讪讪笑道:“师兄,虽然我当时的确在暴动的血灵花灵域里侥幸得到了花籽,但都已经被我炼化了。”

说着我一把扯下纳石手链,将里面除了容哥哥的玉佩还有古谕以外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

不知为何,当时竟想要将那个叫做“古谕·天沧志”的一卷破纸留下来,尽管那上面只是介绍了些这片大陆存在过的法术灵技的常识而已。但当时我的心里深处就是有这样一种冲动,把它留下来,甚至是藏起来的冲动。许久以后当我知道了那卷古谕的价值后,我很庆幸,我当时那样做了。

我一脸真诚地望着玉笙寒说道:“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也许你会有什么……”

后面“想要的”三个字卡在了我的嘴边,因为当我低头看到自己倒出来的东西时实在说不出口了。我倒出来的只有两卷纸,那是容哥哥送的天沧国地图和后山石洞里的地心丹药方。

玉笙寒拿起地心丹的药方,随口道:“倒是名贵药物。”

然而看他嘴上说着名贵,神情间却无丝毫动容的意思,随手将药方放下。

玉笙寒拿起另一个卷轴,随着卷轴的展开,我却看到他的眼神一亮。

“这是——天沧国地图!”玉笙寒竟有些激动,我从未见过清冷如他展示过丝毫强烈的情感,“天沧国的每一块版图,每一座城池,每一片森林,甚至每一处荒无人烟的密道,都在其上!”

他一把合上卷轴,抬眸盯住我问道:“如此详尽的地图,你是如何得到的?”

我有些哑然:“一个朋友送的。”

“你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玉笙寒又恢复了平静。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摇摇头,想起了当时和容哥哥在一起的温馨画面,“可惜萍水相逢,各奔东西。”

“这幅地图,就当做我的报酬吧。”玉笙寒扬了扬手中的卷轴,说道:“你将它给我,我会告诉你如何找到有求有应屋。”

看着玉笙寒的神情,他似是早已笃定我会答应他的条件。的确,我为何不答应呢?本来还怕自己囊中羞涩,我这位不是一般人的师兄会看不上。一幅地图换殇荡的所在,以及我们一起进入出云阁的机会,我看不出有何不值。

我点了点头,玉笙寒将地图收进纳石,说道:“我其实还可以告诉你很多,小到出云阁里会有什么以及其中的考验,大到天沧国甚至这片大陆上无数秘宝的踪迹消息。你确定,你只想问加勒学院的有求有应屋?”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出云阁里有什么,自己进去看了就会知道,而有殇荡在,我莫名其妙地感觉任何关卡都难不倒他。至于那些太过宏大而神秘的事情,此刻离我还太过遥远吧。

玉笙寒眼波微动,直视我的目光移开,开始缓缓说道:

“有求有应屋原本也是一间修炼石室,只是后来逐渐有了自己的灵智,开始不服管制,甚至逐渐的愤世嫉俗。它自身的欲望过多,以至于它厌恨一切它想要却得不到的欲望。千万年来,随着它的法力和灵智逐渐强大,它终于能够控制自己室内的景象。直到有一天,它被加勒学院有史以来最为邪恶的一位院长发现。那位院长在任时,也是加勒学院最黑暗、最严苛的一段时期,无数关押学生的禁闭室层出不穷,而这间石室凭借着它的独特,成为了无数禁闭室之一。后来,这间独特的禁闭室深受那位院长喜爱,他甚至为它起名为‘有求有应屋’。”

玉笙寒看了眼我逐渐变得担忧的目光,又接着讲道:

“因为有求有应屋起初是一间修炼石室,因此它也如一般修炼石室一样在学院内到处游走,几乎很难被捕捉。除非你拥有能够让学院听命于你的力量,比如你是院长或副院长。”

“这么说,只有天通和师父能够召唤有求有应屋了?”我有些失望地打断了玉笙寒的话。

“不错。但我既然要了你的报酬,必然会给你指条明路。”玉笙寒微微笑道,“尽管你无法召唤它,但仍有办法进去,只是如此强行闯入,需要你做出一点牺牲。”

“什么牺牲?”

“你要挑战它。”玉笙寒说道,“挑战有求有应屋,它具有自己的灵智,而且又极为暴躁和愤世嫉俗。我想,你若敢挑战它的话,它不会不理会你。”

“那么我要怎么做呢?”

玉笙寒指尖一弹纳石,手中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螺角,“你对着这个螺角说话,一定方圆内自发生长出灵智的事物都可以听到你的声音。有求有应屋既然叫了这个名字,它一定会给你反应的。”

“可这样一来,岂不是整个学院都知道我要偷偷闯进有求有应屋了?要是师父知道了……”

“他不会知道。”玉笙寒道,“人天生就具有灵魂和智慧,这个螺角的声音只会被后天经年累月发展出灵智的事物听到,比如有求有应屋,比如古塔楼梯上看守的石兽,再比如你们在古墓中陷入的幻境院落。”

我把玩着这个精致的小小螺角,深吸一口气,将它放到唇边,轻声坚定地说道:“我要挑战你,有求有应屋。”

“小心有求有应屋的欲望。”玉笙寒留下这么一句话,便翩然而去。清冷出尘如不经世事的上仙,这般人物,有刚才那一句淡淡的嘱咐都似是多的了。

“师兄。”我却脱口叫住那个清冷的背影,“你为什么想要天沧国的地图?”

“因为我很好奇。”玉笙寒没有回头,顿了一瞬答道,“尤其是对天沧国。”

我还想再问,却忽然感受到一阵强力的拉扯,我仿似要被吸入九天之外的深渊。然而我没有抗拒,因为我知道,这是有求必应屋被我的挑战惹怒了,它要将我纳入怀中。

那一刻我忽然有一丝害怕,“被加勒学院最邪恶的院长发现”、“它暴躁而愤世嫉俗,它厌恶那可望不可得的一切”,就这样被愤怒的有求有应屋拉去,它会带给我什么呢?

一阵拉扯过后,我陷入一片黑暗。

“小心有求有应屋的欲望”,玉笙寒最后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恐惧在我心底蔓延。

忽然,一切明亮了起来。入目的景象却让我不可置信到几欲疯狂。

高大的楼群,拥挤的人们,喧嚣的都市……如此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仿似触碰到我心底最深处的掩藏。那是我的上一世啊,死去的我到了冥府却阴差阳错的没有喝孟婆汤,便被拉进了冥火,再睁眼便是这片光怪陆离的大陆。曾经熟悉的一切,就这么突兀而不可置信的展现在眼前;我曾试图忘记的一切,竟然在这片格格不入的大陆的某个角落,重现……

我忽然感到无尽的孤独,孤独到几乎要把我淹没,让我窒息。在这片大陆,由于一个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东方挽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玉笙寒,应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东方挽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宠妃:邪君,别乱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玉笙寒,应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