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染的日月旗》徐良 血染的风采 BI 血染的日月旗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9-05 20:12:50

《血染的日月旗》徐良 血染的风采 BI 血染的日月旗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血染的日月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云台 分类:历史 主角:徐维志,丁克功

《血染的日月旗》是云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血染的日月旗》精彩章节节选: 子仁定睛一看,骑马赶来的正是自己大伯丁克功和手下的兵丁,自家父亲丁克敌带着仆人丁有财和几名会武艺的家丁也其中。便急忙与中年男子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仁定睛一看,骑马赶来的正是自己大伯丁克功和手下的兵丁,自家父亲丁克敌带着仆人丁有财和几名会武艺的家丁也其中。便急忙与中年男子一伙解释道:“诸位切莫惊慌,来人都是我请来的援兵。领兵者正是我家大伯乌程县守备丁克功,其手下兵丁战力不俗,诸位可愿随小人一起回去剿灭了这股山贼?一来是为民除害,二来找回咱们先前丢了的面子。”

中年男子乃是魏国公府上的大公子,第八代魏国公徐邦瑞的长子,下一任魏国公徐维志。徐维志此次出门身负重任一路甚是小心,可没曾想半路上遇到了强人拦路,要不是子仁出手相助后果不堪设想。之后又保着马车一路狂奔,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听了子仁的建议,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同时唤过两个没有挂彩的家丁,准备一起杀回去一舒胸中的恶气。

子仁与丁克功等人汇合后,接过有财递过来的马匹和三眼铳,与众人商议了后当即便决定兵分两路。丁克敌带着自家家丁护着魏国公府的马车先行返回县城,徐家受伤的家丁也随着一同前往。同时让出几匹马儿给徐维志一伙,随着丁克功手下的官兵一起杀奔回去。

再看山贼这边,由于为了争抢子仁等人扔在地上的金银早已乱成一团,有些平日里就有隔阂的匪徒还险些拔刀相向,众头目废了好大力气才将众人安抚下来。决定先把金银带回山寨,日后再讨论如何分配,这样一番折腾下来浪费了不少时间。刚准备起身返回山寨,子仁一行人便以杀到。

山贼之前与子仁一伙厮杀时就折损了不少人手,之后又为了争抢银两浪费了不少力气,早已无心恋战。见到官兵杀到并且人多势众,众喽啰或丢弃兵刃束手就擒,或跑入山林四散而去。也有几个不怕死的想转身反抗,一交手便被官兵斩与马下。几个头目见此情景,知道兵败如山倒也不与阻止,纷纷骑上之前徐维志一行遗留下的马匹,准备转身逃窜。

子仁见山贼头目准备逃走,提着三眼铳快马加鞭上前阻止。在一旁的许维志见此情景到是显得不慌不忙,与身边的家丁吹起了响哨。说也奇怪,刚才还载着山贼奔跑的马儿,听到响哨立刻停下了脚步,同时抬起前腿靠着后腿发力直立了起来。众山贼猝不及防纷纷从马上跌落,看样子摔的不轻。

子仁一行见此情景颇为惊讶,到是徐维志一伙开怀大笑了起来。魏国公府乃是大明第一武勋,对马匹的调教颇为看中。府上的马匹平日里都有名师调教,刚才的那一声响哨就是早先设定好的暗号。只要背上骑乘的不是自家主人,听到哨声后马儿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其甩下马背。

丁子仁见此情形,怕三眼铳精度不佳伤到徐家的马儿,便改握为提将三眼铳当狼牙棒使,向着落马的山贼冲去。

之前那位认出过子仁的邱家镖师,现在的山贼小头目。刚刚从地上爬起,正准备向山中逃窜便被子仁追上,一棒下去脑袋就被砸下去大半,当场倒地而亡。

子仁正准备重新打马,追赶剩下的山贼。只见身边窜过一位小卒,身上的盔甲虽然简陋,但是手上一杆长枪耍的甚是不错。左挑右刺一连结果了两个山贼。子仁当年随父亲练习过枪法,深知长枪能练成到这样实属不易,心中不禁起了招揽之意。

丁克功此时也拍马赶到,一连几刀结果了剩下的山贼。不禁大声说道:“痛快!痛快!好些年没有上阵杀敌了,可算是活动了下筋骨。这当中有几人我认得,正是从邱家逃出的那伙镖师。弟兄们给我上山好好搜寻,切莫放走了贼人,回去好找那知县老儿讨要封赏。”

一边倒的战局很快便结束了,贼人或死或降,大多都被剿灭。浙江一带山林密集,剩下的贼人遁入山中也不好寻觅。子仁一伙在打扫好战场后便起身返回了县城,并没有察觉到在不远的山林之中,有一双眼睛正恶狠狠的注视着他。

在回到县城的路上,子仁和丁克功等人得知了徐维志一行人的身份,急忙下马拜见。同时派人赶回县城通知家人设宴。原来之前大伯口中的贵客就是徐维志等人。

徐维志此行突生变故,但好在得子仁相助有惊无险,受伤的家丁也多为皮外伤修养几日便可康复。徐维志此次前来是有要事与丁家相商,路上又得子仁相助,所以对丁家颇有好感,之后几日便在子仁家中住下。一来自家夫人路上受了惊吓需要好生修养,二来不想惊动地方官府以免多生枝节。

徐维志一行此次来丁家目的主要有二:

其一乃是因为本朝皇上重修了建文忠臣录,朝中和锦衣卫对建文旧臣不再紧盯。同时民间多有对建文帝下落的传闻,准备合两家之力寻找建文帝后人的下落。此事关重大,魏国公徐鹏举本准备亲自前来,但是身体突感不适无法下床,所以只得派儿子徐维志代为前往。此事不方便为外人所知,为此徐维志一路上一直隐匿行踪,对外也只是宣称去为父亲烧香祈福,连地方官府都不予知会。

其二子仁的三叔丁克城近些年来与沈家合伙进行海贸,生意越做越大,但受到各方的盘剥也越来越利害。所以想与国公府合伙,丁家和沈家出钱出力,国公府出面摆平官面上的人物。这样一来背靠大树好乘凉可以把生意做大,二来也可以借机下南洋打听建文帝后人的下落,不过后面一件事沈家并不知晓。

之后几日徐维志一行都待在丁家,闭门与丁家诸位长辈讨论相关事宜。子仁本已准备弃文从武,眼见大明朝的第一武勋就在身边,若得其相助辽东之行定是事半功倍,便有意结交。每天都会请魏国公府上众家丁出去吃喝玩乐,还不时送上些银两。对徐维志夫人也是投起所好,又是送钱又是送物。徐府众人路上得其相助本来就心生感激,之后又见其如此的客气,而且子仁所求不多高,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送走徐维志一行后没几天,一日子仁正在街上闲逛。突然听得背后有人和自己打招呼,急忙回身查看。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云台)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徐维志,丁克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云台)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血染的日月旗》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徐维志,丁克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