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他的春风和煦》他的微风和煦 年上攻 他的春风和煦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9-17 12:18:03

《他的春风和煦》他的微风和煦 年上攻 他的春风和煦男妃文 连载中

《他的春风和煦》

来源: 作者:孤灯欲眠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潮,都是香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孤灯欲眠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春风和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潮,都是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这个我清楚,你是第三集团的执行官,没有管理第一、第二集团的权利,但如果是以总部副董的职位,是不是就有权利了?” 沈潮生的眼底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我清楚,你是第三集团的执行官,没有管理第一、第二集团的权利,但如果是以总部副董的职位,是不是就有权利了?”

沈潮生的眼底无波无澜,似乎对这个决定并不意外,他对着电话那端温和道:“谢谢爸。”

挂了电话,他回到了房间。

雕塑桌旁边已经没人了。

江春和正盘腿坐在梯子上,对着墙壁画画呢。

沈潮生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赶忙走过去扶住梯子,“给我下来!”

吓得江春和心脏也哆嗦了下,她刚刚从隔壁杂物间搬来了安全梯,顺着爬到了最上面,正坐得好好的呢,回头不满地看过去。

“你叫魂啊?吓我一跳。”

“给我下来。”沈潮生近乎咬牙切齿,眉头拧得紧,眼神关切。

这是江春和第一次站在高处俯瞰沈潮生,他仰望她,眸子又黑又沉,神色担忧,眸底深处只倒映着她一个人的影子。

江春和觉得这种高高在上的滋味果然不错,难怪那么多人都想往上爬呢。

“你嚷嚷什么啊,我在画画呢,看你没有完成,我帮你一把而已!”

沈潮生终于将目光落在江春和所做的画上。

这是一幅浮雕树皮画,选料、防腐、剪切之后,构置成形。

他画了三日,从龙须、龙爪到龙尾,处处精致琢磨,但是总觉得少了一点韵味,现在江春和拿着色盘,手执画笔在龙眼的中间点了白色的小点点。

如同画龙点睛,原本死气沉沉的黄龙,一下子就活了,张牙舞爪的雄风更甚。

沈潮生眼底不禁闪过赞赏。

“想不到你古筝弹得不错,画画也很好。”

“切……本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好不好?我可是全能的!”

说完又扭头接着画没画完的另一只龙。

沈潮生扶着梯子,眉目流转之间有温柔缱绻的波光浮荡。

这个丫头是他的满园春天,点亮了他的画,也点亮了他原本枯燥乏味的人生。

江春和。

江、春、和。

这三个字哪怕挂在唇齿,都是香甜糯软。

江春和画好了,直接站了起来。

还不及多想,沈潮生的心脏一下子又提到了顶点,“赶紧给我下来。”

“知道了!瞎吆喝什么啊?”

江春和揉了揉耳朵,开始下梯子了。

踩着倒数第二个台阶的时候,没踩稳,摇摇晃晃往下倒。

下一秒就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沈潮生抱着她整个人,抬起手掌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软玉在怀,待到她身子站稳平安落地之后,他低头,薄唇印上她的额头,这才松了口气。

“真是个小丫头。”

小丫头??

这个称呼貌似还挺甜的。

哎不对!!!

她脑子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干嘛占我便宜?!”

一把推开他,江春和用袖子擦了擦被亲的额头,下意识扬手,想给他一巴掌来着,想着满手都是颜料,算了!

沈潮生但笑不语,把梯子收了起来。

“去哪找来的梯子?”

“你管我啊!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古筝弹得好?你看过吗?”

沈潮生没有回话。

江春和忽然想起自己去上古筝课,门口总是停靠着一辆劳斯莱斯,每次她课程结束,那辆车就不声不响开走了。

“喂,劳斯莱斯该不会是你吧?”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孤灯欲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潮,都是香)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孤灯欲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他的春风和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潮,都是香),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