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明惑》明豁 总攻 明惑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0-09-18 20:11:25

《明惑》明豁 总攻 明惑无广告 连载中

《明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闻人 分类:科幻 主角:闻天,梅玲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闻人原创小说《明惑》,主角是闻天,梅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虽然已是夏天了,但北京的夜晚仍透着一些丝丝的凉意。闻天满身疲倦的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今天一天的调查工作可谓是毫无进展,他不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已是夏天了,但北京的夜晚仍透着一些丝丝的凉意。闻天满身疲倦的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今天一天的调查工作可谓是毫无进展,他不禁有些灰心丧气。

“哎,现在也只有等梅玲回来,看看她那里有什么发现了。”闻天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说曹Cao曹Cao就到,闻天正想着呢,梅玲就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无视闻天充满期望的目光,一下子就躺倒在了沙发上,并且使劲的伸展了一下双臂,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见她呼吸稍显得有些急促,满脸都写着疲倦两个字。

闻天见她一时还没有想说的意思,便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陪笑着说道:“怎么样,今天有什么进展吗?来,喝杯水慢慢说。”

梅玲微微白了他一眼,微嗔的说道:“也不先问问人家今天累不累,就知道盯着问情况,你当我是廉价劳工啊?”

闻天被她抢白得老脸微微一红,心里想着:还是孔老夫子说的对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但脸上还是赔笑道:“好了,梅玲。我给你陪不是还不行吗,我知道你辛苦了,改天我请你去”东来顺“好好吃一顿涮肉,算是对你的犒赏,这总行了吧。你就别撑着我了,快说吧。”

梅玲“噗哧”一笑,说了一声:“这还差不多。”之后,便直了直身子,做了起来。

“不过,在我说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那边调查的情况。”梅玲不依不饶的说道。

“哎,我这边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愁眉苦脸了。今天我特意调阅了发掘时的详细报告,还特意拜访了当时参加过发掘工作的考古研究所胡明研究员,但毫无所获。据后来的发掘报告上说,此墓的主人是一个名为忽尔突的回鹘高昌贵族,从墓内墙上的壁画来看他很可能是一个摩尼教徒,而且从随葬的物品以及墓葬布置格局来看,墓主人在教内地位应该还是很高的,很可能是拂多诞(主教)级别的人物(注1)。至于墓主人脖子上挂的那块玉佩,胡明研究员也认为应该是3世纪摩尼教的遗物,但并没有发现与这块玉佩相似的物件,也没有有关这块玉佩情况的更多说明。另外在墓内还出土了一批有关回鹘高昌以及摩尼教的历史文献。文献上记载了公元1275年,蒙古游牧贵族都哇叛乱时率领12万骑兵围攻火州(高昌),长达半年,回鹘高昌最后一位国王巴尔术阿而忒的斤英勇战死,高昌城毁于一旦的历史事件(注2)。按时间上推算,墓主人应该也是差不多时代的人,很可能他就是在那次事件中死去的。但除此以外,关于墓主人的生平,墓内并没有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总之,除了印证了我关于这块玉佩是3世纪摩尼教遗物以及墓主人很可能是摩尼教徒的推论是正确的外,有关这块玉佩的来由以及它的一些详细情况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好了,我这边的情况就这些了,你快说说你那边到底有什么发现?”闻天一边解释一边焦急的询问着。

“嗯,好吧,今天我去了王洪明与简援朝的母校—五十七中学,由于市教育局的张副局长是我父亲的好朋友,他事先已经向学生方面打过了招呼,所以我很顺利地到他们的学生档案室,查看了1967年到1972年的全部学生档案。发现王洪明与简援朝是1967年入学的,入学后不久*就开始了,他们和班里的另外三个人,木易、马红军、张天明共同组成了一个叫“红旗战斗队”的造反派组织,还自称自己是革命的“五虎将”,那张照片应该就是他们五个人在那时侯拍的。后来,我又去了市公安局,查阅了户籍档案,发现木易、马红军两人在1970年的8月和9月相继失踪,其户籍档案以被当做死亡注销了。另外,我还查到了他们五人中现唯一还活着的一个人--张天明的住址。”

还没等梅玲把话说完,闻天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焦急的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赶快去吧,说不定这个张天明知道些重要的线索。”

“你猴急什么,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快凌晨2点了!你不睡觉,别人还要休息呢。我反正是要回去睡觉了,要去你去。”梅玲有些赌气的说道。

闻天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瞧我,一忙起来就没了个时间观念。好吧,你赶快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我们明天上午再去。”

“这还差不多,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梅玲关切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闻天傻笑着答道。

梅玲走后,闻天并没有回宿舍休息,而是把整件事从头到尾又在自己脑子里象放幻灯一样走了一便,希望能再找到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线索,谁知想着想着竟然就这样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他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梅玲正在他的对面微笑着注视着他。闻天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我确实是老了,昨晚本想再理出些头绪来的,谁知竟然睡着了,要放在十年前,连续几晚不睡,我都不带磕睡的。”

“行了,就别吹了,早上打到你家没人接,我就知道你昨晚准是在这儿没回去。”梅玲嗔怪道。

“好了,都九点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找那个张天明吧,我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去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闻天说完,顾不上吃早饭,拉着梅玲就往外跑。

虽然,他们紧赶慢赶,但还是去晚了,张天明已经死了!

据他爱人说,前天晚上是他的生日,他们全家还有一些个朋友在外面馆子里吃饭,给他庆祝。当晚张天明喝得有些高了,回到家后倒头就睡,他睡得是那么的香甜,可这一睡他就再也没醒过来。第二天,等他爱人发现不对劲再把他送医院时已经晚了。医生说他原本就有心脏病,那晚过度的饮酒导致了心肌梗塞,他是在睡梦中死去的。可是奇怪的是在出事的前几天,张天明单位里刚做过一次体检,并没有发现他的心脏有什么问题,而且据他爱人说他的身体非常的好,平时连一些常见的伤风感冒都不太有。对此,医生的解释是,有些心脏病在它发病前不能被发现也是很正常的。总之,一句话: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死亡的来临往往是毫无征兆的。

回到博物馆,闻天一屁股坐倒在了沙发上,只感到心头极其的沉重,眼看线索一条条都断了,他一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茫然与无助。

“闻天,看来你可以改行去做算命先生了,你真是一说一个准啊,可惜你算到的都是些不好的事。”梅玲故意开玩笑的说道,想缓解一下闻天紧张的心情。

闻天听后不禁一怔,:“是啊,这段时间自己常常会有些奇怪的感觉,象是有个人老是在他的耳边说些什么,但奇怪的是这些感觉往往事后都能应验。那次发现块玉佩是这样,这次张天明的事他事前又有感应,难道自己真的具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了吗?”想到这,闻天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梅玲见自己的一番话并没能使闻天开心起来,便继续叉开话题道:“哎,人生真是无常啊,好端端的人就这么一下子没了,还是在自己生日的那天,王洪明是这样,张天明也是这样,看来,我们都该好好珍惜活着的每一分时光啊。”

“生日?”闻天被梅玲的一番话提醒了,:“王洪明和张天明都是在自己生日那天离奇死亡的,死亡的原因虽然不同,但两人的死却都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这难道又是巧合吗?”闻天不禁又陷入了深思之中。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咚、咚”的敲门声。

注1:据《摩尼光佛教法仪略》中记载,摩尼教团内部通常分为五个教阶:第一,十二慕she,译云承法教道者(使徒);第二,七十二萨波塞,译云持法者,亦号拂多诞(主教);第三,三百六十默奚悉德,译云法堂主(长老);第四,阿罗缓,译云一切纯善人(选民即僧尼);第五,耨沙 yan,译云一切净信听者(俗信者)。

注2:1211年回鹘高昌国王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遵照成吉思汗的命令,到怯绿连河(今蒙古之克鲁伦河)朝见。成吉思汗给他以很大的荣誉,“使尚公主也立安敦,且得序于诸子”,即不仅娶了公主作妻子,而且排在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之后,成为成吉思汗的“第五子”。以后在蒙古征服中亚的战争中,巴而术阿而忒“将部曲万人以先,纪律严明,所向克捷”;他又参加征西夏,皆有大功”[元史#8226;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传]。因此,高昌回鹘王国在大蒙古国里与其他被征服国家的政治待遇不同,仍作为一个附庸国保存下来,日本学者安部健夫称之为“第五汗国”。公元1275年,蒙古游牧贵族都哇叛乱时率领12万骑兵围攻火州(高昌),长达半年,回鹘高昌王巴而术阿而忒英勇战死,高昌城就毁于一旦。巴而术阿丽忒死后,他的子孙继续作为国王统治着高昌回鹘(元代译作畏兀儿或畏兀)。都哇叛乱后,高昌王带领一部分回鹘人迁居河西走廊的永昌一带,仍称“高昌王”,“治其部”,一直延续到天历(1328~1330年)之后。原来的高昌回鹘王国故地,一部分元朝设官直接统治,一部分为察合台汗国归并。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闻人)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闻人)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闻人)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