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诗恋》失恋33天 H文 诗恋腹黑攻

更新时间:2019-06-04 14:08:22

《诗恋》失恋33天 H文 诗恋腹黑攻 已完结

《诗恋》

来源:千马中文网 作者:陌云清 分类:校园 主角:瑞阳,张瑞阳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诗恋》的小说,是作者陌云清创作的校园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张瑞阳收到琼珍信息的时候,他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他才答应不会骗她的,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变食言了。他清楚的知道,他们俩早已相互喜欢。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瑞阳收到琼珍信息的时候,他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他才答应不会骗她的,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变食言了。他清楚的知道,他们俩早已相互喜欢。而他对琼珍更是一见钟情,她是他的“水”,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虽然,彼此心知肚明,但从相识到现在,谁也没有点破那张“我爱你”的纸。他曾想尽自己所能给予琼珍安全感和归属感。所以那些日子他对她几乎言听是从。俗话说: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林父的一席话彻底的敲醒了瑞阳,他认为自己似乎真的配不上琼珍,所以,他不能自私的占有她,即使她心甘情愿,他也不能那么做。为了她好,他只能放手。正如那首歌唱的,“我给你最好的疼爱是手放开。”既然瑞阳已经决定放手,那他只能对她表现的极为冷漠,知道那场戏的结束,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忘了她为止。此时的张瑞阳正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外头的嘈杂声与他此时内心的平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回想这些天与琼珍的种种回忆,瑞阳的心里总是泛着甜蜜。琼珍虽然是个富家小姐,但她却没有那些平常小姐的傲慢,她没有半点瞧不起贫民百姓的思想,这也正是瑞阳知道琼珍身份后没有离开的原因。瑞阳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此时的太阳正不偏不移的照在他的身上。可能是照的太久的缘故,瑞阳总觉得身体在隐隐发热,于是他不自觉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此时的他极度的想念这琼珍,他想吃琼珍做的饭,想喝她泡给他的茶,想抱着她入睡,想让她调皮的叫自己爸爸,想她每早甜甜的喊自己起床,想在临睡前给她讲一个动听的故事,想给她每天吟一首赞美爱情的诗,他更愿意琼珍就像看动物似的盯着他吃东西。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突然,张瑞阳想起了琼珍早晨发过来的信息,叮嘱他要准时的吃饭来着。于是他傻傻地点点头,就算在失落,要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是吗?如果琼珍知道自己生病了,她一定会为自己担心的。好吧,瑞阳洗了个脸,换了件衣服,梳了梳头发,决定出去吃个饭,再怎么样也不能饿了自己的胃呀。话到此时,他还真的感觉有点饿了。才走出大门,瑞阳便瞧见一辆法拉利极为醒目的朝这边缓缓开来。瑞阳本想给车子让个路的,没料到车子开到瑞阳身边便停了下来。瑞阳大惊“难道是林父大驾光临?”。不容瑞阳多想,只见这时,车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位相貌平平,却看起来还算和蔼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瑞阳见状,心里头立即松了口气。说真的他还真的有点儿畏惧林父这类人。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嘴上说一套,行动上做一套,明里一套,案例又是另一套的人,就是书上常说的‘伪君子’。虽然定义并不是太准确,但,至少瑞阳是这么认为的。地主和平民的矛盾从很早以前不变就开始了嘛。然而,瑞阳并不应该太早的松了那口气。因为事实并不是他想的那般简单。只见刚刚下车的中年男子径直走到了瑞阳身边,以一种很有礼貌的口吻对瑞阳说。“你好,我是林家的王总管,你可以称呼我王叔。”瑞阳顿时瞪大了眼睛,嘴里边小声地念叨“也对啊,像林家这样的权势,他怎么会自己出马来见我这个无名小卒呢。”王总管见瑞阳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他故意咳了几声以示提醒。没想到此招如此见效。瑞阳马上回过神,于是他立马双手握住王总管的手,嘴上还亲热的喊到“王叔好,王叔好。”王总管没料到这小子变脸竟比翻书还快,他对瑞阳这突如其来的的热情还真是恁了几秒。于是他也只能反手握住瑞阳的手,同样以一种亲切的回答,“你还你好。”当然,这姜还是老的比较辣,王总管很快便恢复到办事的状态,他面无表情地转达林父的指令,他想来最清楚不过,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是不该做的,那些分寸,没谁能比她更拿捏得当,也没谁能比他更早的全身而退。“张少爷,我家老爷想请少爷今晚到我家用膳,不知道少爷你今晚上能否商量?”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就有点鸿门宴的感觉,冷冰冰地故作热情,那脸皮笑肉不笑,从门缝里挤过一样的。一看就不舒服,但还是得硬逼着自己去看。“额,这个嘛,”张瑞阳头皮发麻,能不去吗?啊?我宁愿自己掏钱都不想去蹭那顿鬼气森森的霸王餐。张瑞阳知道林父的用意,在此之前他已经答应了林父的要求,是真的要这么做的时候,他又开始犹豫了。“张少爷,我家老爷他,他……。”他了半天,王总管也没他出个名堂出来,好像心有顾忌而欲言又止一样的。张瑞阳有几分疑惑,“唉,王叔,您还是叫我瑞阳,你是瑞阳的长辈,从小看着瑞阳长大的,这样少爷长少爷短的,我很不习惯的。”再者说了,他就以平头百姓,哪里犯得着让人家卑躬屈膝追着喊少爷少爷的,都什么时代了,自己也不是那么矜贵的人。想着,张瑞阳张开双手,拍拍自己的衣服,自带有一种不太明显的嘲讽。“您看看,就我这一身着装,哪里上得了台面的呢,王叔,您别介,喊我瑞阳就成了,哪管呢!这样也显得咱们亲近些,您是实实在在的长辈。”王总管面色柔和了些,心内已经开始为张瑞阳坐起来另一番品评。这会儿于是乎便点点头,答应道:“是,张……,哦不瑞阳,我们家老爷说了,务必要请您光临寒舍,您看如何,您能抽空来一趟吗?”张瑞阳觉得好笑,这是明显的了,不管他怎样说就算拐着弯儿地去推辞,他们也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托词了吧,去当然得去,不去那还得得去,这个王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用一种询问的口吻问他,直接冷冰冰地下命令不记得了。不过话说回来,也许这就是他们上流社会一种所谓的“高雅,风度,”吧,伪善其实存在于任何一个层面,任何一个地方,只是不同的地方,含量不同罢了,他们那个圈子的人尤其。他倒是不管不顾,一脚就踩了进来。谁不会排斥你呢?要是去了,指不定会有一场怎样的好戏在等着自己,荒诞剧还是唱丑角?这个已经由不得自己决定,剧本早已经定好,只等你前来,开场。张瑞阳本是个不急不慢的性子,给王叔这拐弯抹角地一逼,还真给逼出了急脾气。当下就有点不耐烦了。“去就去好了,那天我正好有时间。王叔,您放心好了,请您装告林伯父,我一定会去的,不过,我这肚子也饿得紧,能不能先垫东西再上路,一碗面的功夫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您放心好了。反正看这天色,还早呢!是不是?”王总管眼中闪过惊讶,咱们府上的晚宴,要什么有什么,你想吃点啥子东西,难道还怕吃不到吗?嘿,我就奇了怪了,难道咱们府上的晚宴还比不上你那碗清汤寡水的面来得宝贝?犯得着还心心念地去惦记着那碗什么什么不晓得啥味道的汤面。干嘛还矫情地眼巴巴地要咱们在这儿等着,小伙子,话说得都是实诚,也顺耳,怎么做出来的事情就尽想着要不让人过太平过那日子呢!嘿,我说,王总管想说话,却被张瑞阳打断了。姓张的这时候不怒反笑,还笑得灿烂千阳,百花齐放。“这样,瑞阳知道,王叔您贵人多忙事,瑞阳不敢劳烦王叔,王叔您还是回去复命吧,瑞阳吃碗面,稍后就到,绝不敢耽误一分一秒。”这话是正正紧紧地掂量出来的,倒是有几分向天发誓的味道。王总管的面色不大好看,不知道是被气到了还是怎的,觉得无言以对了,忽然间就遇见这么个不好对付的年轻人。刚刚还说姜还是老的辣来着。怎么说风就是雨的,这时候头顶的云到像是,两军对垒,风云突变了。王叔也不敢怠慢,怎么说人家还是老爷邀请的贵客,要对付,也得等老爷把他扫地出门的时候再好好教训一下他,年轻人,口气还是不要太狂妄的好,总得知道点规矩方圆,明白点知进退的道理。王叔明摆着就一副这小子你欠教训的表情,比出门踩到狗屎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裂开的黄牙还是那么光灿灿的裂开,对着张瑞阳散发今天吃了狗肉的余留气味,张瑞阳几不可微地皱皱眉,他鼻子有点灵,这就是罪过了,倒不是说他不尊重人家老年人,而是对方现在这时候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实在是有点,太……太霸气侧漏了。额……。他说的是,王叔左嘴角那颗漏风的牙缝,此时确实是无限“霸气”外漏中。“这样,”王叔低垂了会儿眼睛,心中盘算了下,自是有自己的一番计较,那几不管了反正这小子是要去的,管保他进的来,出去的时候可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于是乎就嘿嘿嘿得笑,和蔼可亲的样子,好不慈祥,“张少爷,那您就慢慢享用,我先回去告知老爷一声。”“没问题,没问题,王叔您去吧,我很快就能赶上您,放心,您慢走。”张瑞阳笑呵呵的,眼睛里闪动不可名状的情绪,似乎已经另有打算。王叔笑了声,就转身走了,不用猜也知道,转过身的刹那,老同志的那张脸,已经拉长了数十倍,与张瑞阳的梁子就此结下了,今后算是没少找麻烦,叫他自苦恼去,不过张瑞阳在

精彩评论:

有人没写作者(陌云清),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诗恋》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瑞阳,张瑞阳)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