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鬼王为夫》鬼王钟望 父子文 鬼王为夫娘受

更新时间:2019-06-05 14:07:26

《鬼王为夫》鬼王钟望 父子文 鬼王为夫娘受 已完结

《鬼王为夫》

来源:作客文学网 作者:明歌 分类:幻想 主角:左掌,格拉

火爆新书《鬼王为夫》是明歌所创作的一本幻想风格的小说,主角左掌,格拉,书中主要讲述了:“让你伸出来,不是让你藏回去,什么耳朵。”丁老头没说两句,脸上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还不是怕你打嘛。我心里嘀咕着,还是小心翼翼的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你伸出来,不是让你藏回去,什么耳朵。”丁老头没说两句,脸上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我还不是怕你打嘛。我心里嘀咕着,还是小心翼翼的伸出了右手,但是时刻保持警惕,只要他动手,我就赶紧缩回来。

“另一只。”丁老头估计被我小心翼翼的样子逗乐了,说话都没那么凶了。

我心里顿时一松,连忙伸出了左手。

丁老头拉过我的左手,猛然把我往前一拽,我整个人都扑了过去,他一个脑瓜崩狠狠的弹在了我的脑门上。

“你!”我大怒,他却看都不看我,忽然含着一口茶水“噗”的一声,全部喷在了我的左手掌上。

我心里那个恶心呦,顾不得脑门疼,连忙收回了手:“您这一大把年纪了,嘴漏就算了,不要乱喷啊,多不卫生的。”说着就要找毛巾擦,忽然,一阵奇异的痒痒的感觉从我左手掌上传来,我连忙去看,不禁大吃一惊。

左手白嫩的掌心中间,一道蓝色的长疤几乎横跨了我整个左掌,那道疤就像被人拿水果刀狠狠的划过一般,向外翻着,没有血,但是那种宝蓝色的光泽却让人有一种中毒了的感觉,再看我整个左掌,哪里还是白白嫩嫩,分明呈现出一种死人才会有的青灰色。

“啊!”我尖叫着一把扔掉抹布,握着自己的左掌,惊恐的看着丁老头。

丁老头老神在在的喝着茶:“知道害怕了?”

“这是个什么鬼玩意!”我大惊着把手在他面前晃。

“那得问你干了什么,才招了这么大的怨恨。”丁老头瞥了我一眼,继续翘着二郎腿。

“我最近倒霉的喝凉水都塞牙缝,我哪知道干什么了。”我丧气的坐在了茶几上,一坐下就觉得屁股底下一片湿濡,连忙跳起来,发现是刚才丁老头吐的茶水,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您一大把年纪了,注意点卫生啊!”我嘟囔着,连忙捡起抹布擦了起来。

“自己个儿倒霉,就不要怪别人不讲卫生了。”丁老头哼了一声。

“丁爷爷,你说,我上辈子是烧了你家坟头了还是抢了您媳妇了。您得多讨厌我,才能一句话不折腾我就不高兴呢!”

我终于喊出了隐藏多年的愤怒。麻蛋,姐姐已经够倒霉了,不介意更倒霉一点,丁老头欺负我这么多年,我好歹得痛快一会!

丁老头估计也没料到我忽然这么愤怒,仔细的摸了摸自己灯泡一般闪亮的脑袋:“小天星你说什么呢,爷爷我可是疼死你了,怎么能说我折腾你呢?”

丁老头诧异的看着我,不似作假,我心头一颤:“您老有虐待倾向?”

“额,我只虐鬼。”丁老头认真的回答,我默默的转过头去,他分明就是天天揍尸体揍惯了,看见我,高兴弹我一下,看见我偷懒,打个小报告,高兴,继续弹我一下……

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坏人不知道自己是坏人,还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

“丁爷爷,你的情商有些问题啊。”我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烛:“表达喜欢,也不能动不动就弹脑瓜崩啊是不是。”

“原来你不喜欢啊。”丁老头认真的看着我。

“喜欢才有鬼呢!”我立刻反驳着忽然想到鬼,连忙回转了心思晃着手:“我真的忘了怎么回事了,这蓝色的疤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疤啊,是鬼魂死之前留下的最大的怨力,它可以算作一个记号,也可以算作一种诅咒。”丁老头见我认真了,也就跟着认真起来。

“几个意思?”听着怎么这么玄乎呢?

“简单说,你肯定杀了一只鬼,这只鬼在临死前将所有的怨念和不甘,赌上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条件,划了你的手,给你留下了这个一道疤。

这道疤因为是怨鬼留下的,就特别的容易招鬼魂阴气。打个比方,一百个人一起上路,如果碰到一百个小鬼,这一百个小鬼其他人不动,全部只会围攻你一个人,你明白吗?”

“活靶子?专门招鬼?”我茫然的看着丁老头,终于明白为什么鬼娃娃别人不缠专缠我,李丽梅变鬼也要找我了。

“所以说,它是记号也是诅咒,只要有这个在,你一辈子就会遇鬼无数。”丁老头小黑眼镜里终于有了一丝同情:“你又是被冥灵骗了精血,又是被怨鬼打记号,你爷爷这走了还没一个月呢吧。”

“唉……”我一声长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你想想,杀了哪只鬼被划拉了。”

“我哪能杀鬼啊,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会困,哪里会杀……等等!”我说着猛然想起来,有只女鬼好像被我不小心拍死了啊,那只叫什么来着,叫,江新雨!

我猛然想起来了,连忙将事情跟丁老头说了,当然五十万的事情就抹掉了,只说助人为乐。

丁老头听完皱了皱眉:“你说你不小心拍死的?”

“是啊,而且她死之前,好像还一直念叨什么,它会找我报仇啥的。”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江新雨确实喊过这么一句。

丁老头默默的看着我:“天星啊,最近没事去道观拜拜,请祖师爷保佑保佑。”

“别说了,我知道晦气死了。”我哭丧着脸:“这疤能去掉不?”

“能去掉。”丁老头肯定的看着我。

“真的!”我两眼放光。

“但是比较麻烦,需要做个道场,再请几个道法高深的看场子的才行。”丁老头想了想。

“这很难吗?”我眨巴着眼睛,巴巴的望着他。

“别的好说,人不好找。现在有点道行的都特别讨厌手机,光看你爷爷就知道了。要找他们,就得人托人的传话,所以需要费些时间。道场所需的东西嘛,殡仪馆倒是齐全,到时候去那里开场子就行了,但是这一来二去得一个月的功夫,我怕你撑不住啊。”

“什么意思?”我警惕的看着他。

“你看你这手的颜色,跟尸体有啥差别。”

“我去,丁爷爷,你不要吓我啊。”我连忙抽回手。

“你这手只要一接触热茶,就会显露出这种尸体的颜色来,而且会不断蔓延。这种蓝色光芒其实也是阴气附体的一种,吸引的鬼越多,阴气就越重,侵蚀你的身体就越严重,不注意的话,很快就会蔓延到你的全身。”

“我去,我不想变成一具会走的尸体啊!”我哀嚎。

“唉,所以说你倒霉么,把自己弄的半死不活的。”丁老头叹息了一声,当下起身。

“带我去你爷爷房间,我先给你整点保命的,最近你就不要出门了。我认识一个朋友,对阴气侵蚀方面很有研究,他那边应该有克制阴气的药。”丁老头说着,我连忙去开爷爷的房门。

“丁爷爷,我爷爷房里清汤寡水,衣服都没两件,你想找啥?”我看着丁老头这摸摸,那里敲敲的,忍不住开口。

“当然是找好东西啊。”丁老头嘿嘿一笑,一双小黑眼珠子都快没了,忽然他摸到柜子里什么东西,猛的一拧。

“格拉,格拉……”一阵声音响起,就见柜子后面的整面墙如有人在推着一般,齐刷刷的向后退去,一道一米宽的小通道就露了出来。

“竟然还有机关,我爷爷武侠小说看多了吗?”我目瞪口呆。

“小丫头片子扯什么呢,赶紧进来。”丁老头不跟我废话,扯着我就走了进去。

前脚刚进去,后脚那墙就自己合上了,这尼玛小说电视剧里的情节吧,我爷爷什么时候还搞了这么一出!

那面墙合上之后,周围立刻亮起几盏灯,但是那些灯座很奇怪,雕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

“不要跟我说你连龙九子都不认识。”丁老头看着我。

“哪能啊,我这不是在看雕工么。”我连忙笑了起来,丁老头怀疑的转过了头,走向前方。

我这才注意到,一小节阶梯之下,是一个一百来平的类似于地下室的地方,里面摆了许多木柜子和一些木架子,上面林林总总的摆放了许多的东西。

“乖乖,我爷爷的小金库吗这是?”我两眼放光的抓起一把木架子上的古铜钱,那一整排的架子上,都放着这些玩意。

古铜钱啊,一排排的年代感扑面而来,只要拿去古董店,不知道能换多少软妹币啊。

“天星啊,别瞎摸,这都是从死人嘴里掏出来的。”丁大爷忽然开口,我惊得连忙松手。

我知道死人都要嘴里放一枚古铜钱来压住神魂,但是,尼玛那不是带进棺材的玩意么。这里怎么这么多这种铜钱,不知道扒了多少死人嘴啊。

我手一松,古钱币噼里啪啦的落在了架子上,我却仿佛看到一个个亡魂掉在了架子上。

“我去,丁爷爷,你不要吓我!”我连忙走到他身边,顿时对其他的东西也丧失了兴趣,生怕又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吓你做什么,做我们这行的,别的无所谓,但是就是不能怕!你一怕气势就弱了,所有好运气都要跑干净咯。”丁老头说着,从架子上,拿出一盒墨斗线。

“我知道,我爷爷说过的。”我连忙应声,但是一想到自己如今就是个什么鬼都招的活靶子,哪里能不怕?

不过既然说到这个,丁爷爷肯定不能一直在我身边,求人不如求己,赶紧学两招有备无患。

“丁爷爷,我觉得我现在只会困鬼弱爆了,有没有什么一招就把鬼干掉的术法啊。”

丁老头闻言,突然止步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我:“天星,我们道家,除魔卫道乃是天职,但是,若是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能不杀,就不杀。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明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左掌,格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明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鬼王为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左掌,格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