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见鬼的爱情》鲁豫这见鬼的爱情 MB 见鬼的爱情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6-13 21:12:20

《见鬼的爱情》鲁豫这见鬼的爱情 MB 见鬼的爱情男妃文 已完结

《见鬼的爱情》

来源:千马中文网 作者:晏雨语 分类:校园 主角:严义,尹巧萍

主角叫严义,尹巧萍的小说是《见鬼的爱情》,它的作者是晏雨语最新写的一本校园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将礼服穿戴好,换衣间内没有镜子,我也不知道究竟穿在身上的效果如何,当我拉开门,有些不安的走到严义跟前,“怎么样?”严义愣了几下,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礼服穿戴好,换衣间内没有镜子,我也不知道究竟穿在身上的效果如何,当我拉开门,有些不安的走到严义跟前,“怎么样?”严义愣了几下,迟迟没有开口,我看见他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那目光让我觉得背脊发寒,仿佛被一只猛兽盯上。“喂,你倒是说话啊,难不成很丑?”我更是紧张了,几乎曳地的黑色长白,敞肩修身,肩头有两片荷叶状的坎肩装饰,领口是V领,包裹着我娇小的身躯,头发扎好,店员在一旁忍不住赞赏道:“很合身,这件礼服因为款式小,所以很少有人能穿出来,这位小姐却能够驾驭它。”“不错。”严义许久才开口,点了点头,大手一挥,颇有点石成金的气势:“就这件,包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钻石卡,递给店员,而我则返回换衣间,换下了这一件美丽的礼服。刷卡、开票,当店员将装着礼服的高档口袋递给我时,我还有些做梦的感觉,仿佛双腿站在云端上。“怎么?还没醒?”严义恶作剧的敲了敲我的脑袋:“别把东西抱那么紧,它是属于你的,谁也拿不走。”我被他调侃得又羞又怒,狠狠踩了他一脚:“说什么呢?弄得我好像没见过世面一样。”虽然我的确没见过什么世面。严义乐得哈哈直笑,将袋子接了过去,随手放进车厢,“走吧,到晚饭的时间了,带你去一家新开的西式餐厅,今晚我请客。”我真的很怀疑,他今天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要不然,怎么又是送礼服,又是请吃饭?“你是不是有什么谋算?”我不安的问道,今天的他,实在有些反常,让我想不戒备都难。严义瘪了瘪嘴,“对你好你还胡思乱想?难道非要我整天冷着脸对你,你才高兴?你确定你没有欠揍的体质?”“你才欠揍。”我忍不住回嘴道,车厢内一片轻松气氛。夕阳的余晖几乎要将整片天空点燃,坐在一间西餐厅的包厢内,我看着手中的菜单,全是英文,它认得我,我不怎么认得它。“你点吧,我不认识。”将菜单递给严义,我也不矫情,反正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的英文从来都是低空飞过,没什么好丢脸的,更何况,在他面前,我丢脸的次数难道还少吗?也不差这一次了。严义忍俊不禁,向侍应点了两份一样的鹅肝以及牛排,又为了点了一份我喜爱的冰淇淋,当做饭前甜点。我不得不为他的细心折服,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叹道:“以后谁要是做了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为什么这么说?”他喝着咖啡,漫不经心的问道,似乎很好奇。“你看啊,你能记得我喜欢的东西,”我指了指面前的冰淇淋,“以后要是你有喜欢的人,她一定会被你这些细节感动。”我说的是天大的实话,却把严义逗笑了:“我以前的女朋友可从没有一个说我细心的。”“哎?”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起他的恋爱史,虽然我很确定,他心里一定有一个人。“她们总会说,严义你能不能对我用心点?严义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他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久而久之,我也就对这种女人隔绝了想法,实在受不了她们每天二十四小时随时的连环夺命扣。”“女人总喜欢一分一秒都和自己的男朋友呆在一起。”我忍不住反驳道,“你不知道女人都是感性的吗?”“我宁肯她们理性一些。”严义笑了笑,眼眸浮现了丝丝惆怅:“可是,太理性似乎也不好。”我嘴角一抽:“那你理想中的女朋友应该是什么样的?介于理性和感性之间?这要求未免也太苛刻了。”“太感性,容易情绪化,太理性,容易利益化。”他精确的给出了结论,“如果非要给个完美的女朋友标准,大概就是像你这样的。”“我?”我错愕的指了指自己,我可从不知道,原来我有身负理性和感性两种功能。“恩,和你待着会格外轻松,也格外自在。”严义乐呵呵的开口,“虽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但清淡如水才是幸福的真谛。”我想他一定有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却是以悲剧结尾,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确,不过,我不想去戳他的伤疤,就像我不会想要谁在我面前提起徐子岳这个名字一样。“你的要求说高不高,但很难达到。”我耸了耸肩,点评道。“所以说,我觉得我的未来,或许就只是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他已经开始为以后的生活做准备了吗?没有感情的基础,只是因为门当户对,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万一你遇到喜欢的,不也可以和她牵手一生?”我不喜欢他这种任命的语气。“是啊,如果运气好,正巧门当户对,我又喜欢,我一定会出手。”他特霸气的说道。我忍不住又问:“那万一不是门当户对呢?”为什么一定要把门当户对放在喜欢的前面当做第一要求?“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吧?”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就算是小孩子,也一定讲得出童话故事来,我点点头,对他这种拿我开刷的行为很不满。“知道为什么结尾是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灰姑娘从公主变回原样,王子用水晶鞋找到她,然后两个人过上了快乐幸福的日子吗?”他问着我,我仔细想了想,只能摇头说不知道,童话故事不都是这样结尾的?哪有什么为什么?“说你傻你还不信。”严义伸出手探过桌子,敲了敲的脑袋。“很疼啊。”我抱怨道:“那你说为什么?”我就不信,他能比安徒生还要聪明。“因为,美丽的童话之后,永远都是最残酷的现实。”一句话,却把我惊在了原地。“什么意思?”我隐隐感觉到,他话里有另一层意思。严义喝了口咖啡,才慢吞吞的开口:“王子和灰姑娘结婚,幸福的过了几年,却因为他们两人自幼的价值观、生活观迥然不同,于是争吵,于是互相指责,到最后,王子出轨,迎娶了与他有着相同话题的公主。”“这是你假想的吧?”我不敢相信,隐藏在美丽的童话下的,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这是现实,”严义粉碎了我愚蠢的美梦,一字一字缓慢的说道:“王子的身份注定了灰姑娘一辈子只能仰望,即使她站在他的身边,也只会自卑,他们过的生活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强行将两个世界联系起来,最后只会成为不幸,所以,与其让童话破碎,不如就让它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给人以幻想。”我想他是对的,我不可自拔的想起了我和徐子岳来,我和他何尝不是这样?他是高高在上,家世不菲的王子,而我则是那只能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脱掉一身华贵的礼服,我依旧只是那个卑贱的平凡人,而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只有他高贵、美丽的未婚妻,尹巧萍。眼底掠过一丝黯淡,我低下头,气氛骤然间变得凝重。严义沉默了许久才叹了口气:“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事在人为。”“不,你是对的。”我抬起头,艰难的挤出一抹笑,“灰姑娘和王子,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好了好了,吃饭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他急忙挥挥手,打破了这沉重的气氛。明明是你自己提起的好不好?我白了严义一眼,对他转移话题的能力嗤之以鼻。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事,这顿饭吃得我格外不是滋味,哪怕再顶级的料理,吃在嘴里也如同嚼蜡,脑海里总会不自觉地想起灰姑娘的童话故事来,从小,我都以为灰姑娘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是最后的结局,却忽略了最残酷的现实。机械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再塞进嘴里,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究竟有多难看,严义则在对面不住的皱眉。“还在想呢?”他打破了死寂,出声道。“没有没有,”我立即摇头,却不知我的眼睛已经暴露了心底的真实情绪。“我只是随口一说,你放在心上做什么?看,牛排都被你切成什么样了?”顺着他的手指低头一看,就看见盘子里的芝麻酱几乎全部被我弄到了桌上,我手忙脚乱的用餐巾擦拭着飞溅出去的酱料。“真是个傻姑娘。”严义摇了摇头,“口是心非。”“什么意思?”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你不就是因为这个故事想起了他吗?既然放不下,就去争取,我会站在你这边的,有严家为你助阵,你怕什么?”这是严义第一次暴露严家的实力,听起来绝对不逊色于尹巧萍的家世,我虽然感到高兴他为我的付出与许诺,却摇头拒绝了:“没这个必要。”“没必要?”他不阴不阳的怪笑一声:“没必要你做什么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难过表情,恩?没必要,干嘛一直心不在焉?女人,诚实的面对你的内心,不要让虚伪,掩盖了你的心声。”“你是在念诗吗?”我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再任由他说下去,我害怕自己会不由得动摇,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好不容易才让徐子岳的身影从我的生活中逐渐淡去,我不能动摇,不能后悔。绝对不能!“好好好,你别生气,当我没说,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严义立即抬手做投降状,我冷哼了一声,拿后脑勺对着他:“我做的决定,哪怕是错的,我也绝不可能后悔。”“希望如此。”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神色晦暗不明,手机嗡嗡的震动着,是严虎发来的短信,具体内容我不知道,却看见严义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格外恐怖,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他将手机放好,双手托住下颚,第一次,严肃、凝重的盯着我看,看得我心头咯吱一下,变得不安起来。“有什么话,你直说,这副表情我会害怕的。”我打了个哆嗦,示意他直截了当。严义叹了口气,低敛下的睫毛轻轻扑闪着,头顶上昏黄的灯光,为他添了几分朦胧的柔和之色,“这次的宴会,我劝你不要去。”“为什么?”刚才他不是还带着我兴高采烈的去买礼服吗?怎么看了条短信就临时变卦了?我猜不透,“发生什么变故了吗?”“消息已经证实了,”她始终不敢抬头来看我:“这次的宴会,目的除了两家人的联手合作,还有一个。”心噗通噗通跳着,我有种预感,他接下来的话,将彻底让我陷入深渊,第一次,我希望自己的第六感不要那么灵验。双手不安的抓紧了膝盖上的裤子,手背上青筋暴起,可我的表情却格外的平静,“什么目的?”严义忽然抬头,目光深幽的盯着我,久久,才艰难的吐出一句话,那话似平地一声惊雷,在我的脑海中炸开,我只觉得头晕目眩,仿佛出现了幻觉,“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我以为是他说错了,或者是我听错了。可严义再一次残忍的打破了我的幻想,他又平静无波的重复了一次:“徐子岳将和尹巧萍在宴会上公开他们的婚讯。”婚讯?他们要订婚了?那接下来是不是就将迈入婚姻的殿堂?那个男人,真的要离我而去了?我使劲摇晃着脑袋,却总理不清脑子里的头绪,只觉得乱,耳朵在嗡鸣,视野一片模糊,我抬起手,错愕的发现,我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无声的哭了,艰难的扬起嘴唇,我努力想要让自己看上去笑得自然一些:“那很好啊。”语调哽咽。严义不忍的撇开头,不敢直视我的脸。我无神的呢喃着:“很好啊,他们青梅竹马,又关系亲近,能结婚,当然好啊。”可为什么,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心会这么难受?仿佛心脏被人用刀子生生的割走,浑身的血液逐渐冰凉,我仿佛听见了心底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摔得粉碎。“别哭了。”严义忽然冷声低喝一声,见我吓了一跳,他忍不住放缓了语气:“别哭了,他放弃你,是他这辈子的最错的决定。”可明明先放手的人是我,我很想这么反驳,话到了嘴边,却成为了呜咽。直到这一刻,我终于确定,我还是喜欢徐子岳的,要不然,怎么会在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时,痛不欲生?难怪尹巧萍那么迫不及待想要让我去参加宴会,她是打算在宴会上给我难堪吧?那他呢?裕祥哥呢?他们支持我去的理由又是什么?猜不透,我从来都不是聪明人,根本无法揣摩旁人的心思。“如果你受不了,我们可以不去,没关系的。”严义放下手中的刀叉,走到我身边,温热的手掌按住我的肩膀,似在无声的安慰、支持我,想要告诉我,他一直都在,我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我怎么可以不去?”我擦了擦眼泪,强自压下心底沸腾的痛苦,努力扬起一抹笑容,抬头看着他:“我早就答应过要出现的,现在怎么可以临时反悔呢?”“纯月,”严义不赞同的皱起眉头,“女孩偶尔可以脆弱一点,你没必要这么逞强。”可是,如果连我也脆弱了,那么谁代替我坚强?我摇了摇头:“放心,我真的没事。”“你这副样子实在让人很难放心。”他暗指我还在不停落泪的眼睛,说实话,我不想哭,可眼泪就是止不住,心空荡荡的,“我没办法啊,它不听话,一直掉眼泪,我能怎么办?”“纯月,你可以依靠我,至少你还有我。”严义难得的温柔起来,伸手将我揽入他温暖的怀抱中,可我心窝上的那个大洞,却怎样也捂不热,捂不满。“严义,你说,灰姑娘和王子永远你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对不对?”我低声呢喃着,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我自己。“只要灰姑娘够聪明够坚持,一定可以的。”他推翻了先前的说辞,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呵呵,王子和公主才是天生一对。”从他的怀抱中支起头来,我已经能够控制眼泪的蔓延,我不能肆无忌惮的哭,我必须坚强才行。而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伪装看在严义的眼中,让他多疼。“好了,我没事了。”虽然眼眶还有些红肿,但至少我的情绪已经彻底平复下来,“这次的宴会我还是要去。”“你!”严义不赞同的瞪了我一眼,“你是想去自讨苦吃吗?”即使不用等到那一天,他也能够想象到,尹巧萍会在我面前怎样的耀武扬威,那个女人,天生就是这么瑕疵必报的个性。“不是还有你在吗?我相信,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对不对?”多年以后,这句话成为了我这辈子唯一的后悔莫及,如果那时候,没有问他,没有逼他,没有让他给出承诺,是不是一切都将不同?我真的不知道……严义闻言,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你真的坚持?”“是。”我重重点头,决心依旧,哪怕他真的要和尹巧萍订婚,至少,让我看着他幸福,这样就够了。我想我是真的成熟了,已经成长到了可以直面痛苦,可以去接受、去包容,可以微笑着祝福我深深喜欢过的男人。严义终究还是败在了我的固执下,他抬起手狠狠在我的头上蹂躏了几把:“真是,我怎么偏偏拿你没有办法呢?要去就去吧,有我和严虎在,难道还怕他们吃了你不成?”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晏雨语)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严义,尹巧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晏雨语)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见鬼的爱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严义,尹巧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